首例电商诉“刷手”有多少教育意义

合理索赔额应该是实际获利的一定倍数,只有让这种违约代价大于违约所得,才能起到更好的教育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