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频道 ->> 正文

首例基因编辑婴儿:伦理将站在哪一边

http://www.cyol.com 2018-11-27 12:24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潘洪其

  基因编辑技术如果用于对人的基因进行修改,属于典型的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必须接受法定的伦理约束和严格的技术检验,以确保研究项目伦理审查程序完整规范,医学技术高度成熟,最大限度保护人的生命和健康,维护人的尊严。

  南方科技大学生物系副教授贺建奎昨天宣布,全球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已于11月在中国诞生。据报道,贺建奎团队通过辅助生殖技术实现人类胚胎的体外受精,采用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对受精卵的CCR5基因进行基因编辑,受助母亲最终产下一对CCR5突变的双胞胎婴儿。基因编辑婴儿的母亲为健康人,父亲是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孩子出生后能天然抵抗艾滋病。(相关报道见A11版)

  全球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这个爆炸性的消息未及在社会上产生巨大反响,首先在医学界、生物学界引起了强烈质疑。基因编辑技术如果用于对人的基因进行修改,属于典型的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必须接受法定的伦理约束和严格的技术检验,以确保研究项目伦理审查程序完整规范,医学技术高度成熟,不存在伦理和技术上的缺陷和风险,最大限度保护人的生命和健康,维护人的尊严,尊重和保护受试者的合法权益。然而,贺建奎团队进行的这项基因编辑项目,在伦理审查和技术检验两个环节上都存在突出的问题,因此受到了同行、业界和职能部门的严肃批评和严重质疑。

  媒体和有关方面初步查实,贺建奎团队进行基因编辑项目研究所在的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虽然设立了伦理委员会,但医院未按规定在伦理委员会设立之日起三个月内向执业登记机关备案,也未按规定在医学研究登记备案信息系统登记。更有甚者,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不在国家卫生行政部门批准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医疗机构名单之列,这意味着该医院并不具备做试管婴儿手术的资格。也就是说,如果有关报道无误,称贺建奎团队的确是在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完成了全球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手术,那么这项手术不但没有进行规范的伦理审查(该医院伦理委员会涉嫌违规,即便他们进行了伦理审查也属无效),而且手术本身涉嫌严重违规行为。

  或许因为手术存在种种缺陷和疑点,并受到业界严重质疑和舆论尖锐拷问,原本被认为与手术有关的各方迅速发声,试图撇清与贺建奎研究项目的干系: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否认参与了手术,网传在医学伦理审查申请书上签字的专家说从未参与,深圳卫计委说未收到项目伦理审查报备。作为全球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项目的主研人员,贺建奎非但没有获得雷鸣般的掌声与欢呼,反而受到科学家和舆论的一致谴责。有人怀疑他要么利令智昏,严重低估了“基因编辑婴儿诞生”可能引起的舆论风暴,要么他搞的这个研究就是造假项目,原本也没想大肆炒作,但一不小心走漏了风声,酿成如此事端……

  昨天晚上,贺建奎通过本人录制的英文视频,对外界质疑作出回应,称此次基因手术高度安全,不会给婴儿的现在和未来带来隐患和危险,并表示“坚信伦理将站在我们这边”。这个回应显示了贺建奎对自己从事基因编辑研究的极端自负,同时也充分暴露了其基因编辑婴儿项目与医学伦理、与现行法律法规的悖逆之处。

  国家卫健委昨晚表态,要求广东省卫健委对此事认真调查核实,依法依规处理,及时向社会公开结果。随着有关部门对此事展开深入调查,事件真相不日将浮出水面。贺建奎团队及相关医疗机构违规进行基因编辑试管婴儿手术的事实如果得到认定,根据2016年12月1日起施行的《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伦理审查办法》,责任人员不但要受到相关行政处罚,如果给他人人身和财产造成损害,必须依法承担民事责任,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首例基因编辑婴儿手术会不会给当事婴儿及其父母造成人身和财产损害?即便目前尚不便认定,但五年以后呢,十年、二十年以后呢,恐怕就不好说了。首例基因编辑婴儿以如此莽撞的方式来到世间,伦理最终将站在哪一边?至少在现在,贺建奎本人还回答不了这个问题。

  本报评论员 潘洪其

【编辑:于璧嘉】
相关新闻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