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频道 ->> 正文

中国经济完全有能力对冲经贸摩擦影响

http://www.cyol.com 2018-09-26 13:33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中青在线 作者:宁迪

    9月25日上午,商务部、国家发改委、工信部等多部门负责人出席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共同回应有关中美经贸摩擦的一系列问题。

    “贸易顺差”反映在中国,但“利益顺差”在美国

    中美经贸摩擦持续数月,对于美国对华货物贸易的巨额逆差,外媒一直有观点认为是美国吃亏了。商务部国际贸易谈判代表兼副部长傅自应指出,这种说法“完全站不住脚,是一种误导”。

    为澄清中美经贸关系的事实,阐明中国对中美经贸摩擦的政策立场,推动问题合理解决。昨天下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了《关于中美经贸摩擦的事实与中方立场》白皮书,全面介绍了中美经贸关系的基本事实,系统阐释中国关于中美经贸摩擦的政策立场,阐释中美经贸关系互利共赢的本质,阐明美国政府的贸易保护主义和贸易霸凌主义行为对世界经济发展的危害,展示中国坚定维护国家利益、坚定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的决心和意志。

    “中美经贸合作是双方优势互补的自然结果,是国际产业分工的必然选择,是两国人民的共同利益所在。”傅自应指出,经过近40年发展,中美贸易规模已达到7000亿美元,双向投资存量超过2300亿美元,美资企业在华年销售收入7000亿美元,利润超过500亿美元。

    “贸易差额只是交易量之差,不是盈亏的多少。”傅自应指出,从生产看,中美两国处在全球产业链、价值链的不同位置。“美国在高端,中国在中低端”,中国企业更多的是赚取加工费,美国企业从设计、零部件供应、营销等环节获益巨大。

    从消费来看,质优价优的中国商品走进美国千家万户,丰富了美国的消费市场,增加了美国消费者的福祉。

    “美方在双边贸易中获利更大。”傅自应强调,美企业在中美经贸合作中获得的利润远超中国企业。贸易顺差反映在中国,但“利益顺差”在美国。美国在汽车、飞机、农产品、服务业等优势产业都对华保持大顺差。2017年,中国自美进口汽车价值131亿美元,对美出口汽车价值14亿美元。美对华农产品贸易顺差达到164亿美元。美对华服务贸易顺差超过540亿美元。

    傅自应分析,美对华贸易逆差的形成与两国经济结构、国际产业分工、统计差异等多种因素有关。其中还与美对华出口管制有关。

    有关机构分析,如果放宽民用高技术产品对华出口限制,美对华贸易逆差可减少35%左右。中国想进口的东西美国不卖,也是造成目前中美贸易不平衡的重要原因。“中方愿意努力推动双边贸易向更加平衡的方向发展,希望美方也能展现积极姿态。”傅自应说。

    对华加征关税将给全球产业链带来重大冲击

    截至目前,中美已经进行了四轮高级别磋商,这些磋商取得了不少共识,双方还发表了联合声明。但遗憾的是,美方不顾这些共识,出尔反尔,使得贸易摩擦升级。

    “我们不知道美方为什么达成了共识又出尔反尔。”在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看来,美方采取如此大规模的贸易限制措施,把刀架在别人的脖子上,根本不是平等的谈判和磋商。

    王受文指出,美方挑起贸易战没有给美国带来任何利益,美国是中国农产品的一个重要进口来源地,但是今年1~7月,中国从其他国家,包括巴西、澳大利亚进口农产品大幅度增长,从美国的农产品进口增幅很小。美国原来是中国市场上最大的汽车供应国,但是现在德国已经超越美国,成为中国市场上最大的供应方。“美国的贸易措施没有削减美国的全球贸易逆差,上半年美国不仅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在增长,对全球的贸易逆差也在增长。”

    而美国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将给全球产业链带来重大冲击和负面影响,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罗文对此表示担忧,“美国加税割裂了各国产业之间的联系,使全球产业链面临碎片化的风险。”

    在经济全球化的条件下,各国经济都深度融入全球产业链的合作当中,国与国之间不再是简单的商品贸易,而是依托全球的生产网络,共同来完成产品的研发设计、加工制造、物流运输、营销服务,各国之间的产业彼此依赖,深度交融,形成了一荣俱荣、一枯俱枯的相互依赖关系。

    “美国加征关税,可以说打乱了这种正常的国际产业分工体系,使得一些行业上下游脱节,全球产业链面临着碎片化风险的加剧。”罗文指出,这同时会冲击在全球范围内正常的产品贸易和资源配置,降低了国际经济的运行效率。

    中国经济应对外部冲击有很强的弹性和韧性

    美国进一步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商务部作出的初步评估是,可能涉及我国机电、轻工、纺织服装、资源化工、农产品、药品等六大类商品。

    中国经济是否能经受住中美经贸摩擦所带来的冲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并不否认加征关税会对中国经济带来直接和间接的影响,个别行业和地区受影响还会比较大。但综合来看,风险总体可控,因为至少有三个支撑:“一是中国经济整体有韧性,二是内需有潜力,三是市场主体竞争力在不断增强。”

    连维良指出,2017年我国经济总量已经到12.7万亿美元,对外出口达到2.26万亿美元,2000亿美元在出口总量当中占到8.8%。如果考虑加工贸易的影响,对增加值的影响还会再小一些。“中国经济的一个重要特点是产业门类齐全,构成多元,不同部分之间可以相互补充和替代,在应对外部冲击时往往能够表现出很强的弹性和韧性。”

    “中国消费升级的趋势明显。”连维良表示,目前国内市场潜力十分巨大,而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的区域发展将增加投资潜力。“这都给中国经济应对外需波动创造了有利条件。”

    连维良表示,面对中美经贸摩擦的影响,中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积极措施,特别强调要做好“六个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

    对于应对中美经贸摩擦带来的经济下行压力,政府的具体措施归纳起来是三个更加:“一是更加有效地扩内需、补短板,二是更加有效地减负担、优环境,三是更加有效地调结构、提能力。”

    连维良指出,中国将进一步减轻企业税费负担,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更加明显的降费,以更大的力度来推进“放管服”改革,促进优化营商环境,以更大的力度扩大对外开放,这些政策措施对内外资企业一视同仁。同时,我国政府将以更大的力度支持企业开拓国际市场,结合“一带一路”建设,加强与欧盟、日本、俄罗斯、东盟、非洲等国家和地区的互利合作,开拓多元化的外贸市场。“中国经济完全有能力通过扩大内需促进高质量发展来对冲影响。”

【编辑:于璧嘉】
相关新闻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