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频道 ->> 正文

彭世红:“一带一路”在脚下在心尖儿

http://www.cyol.com 2018-08-29 08:04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董伟

  中巴工人在PKM工地上施工

  彭世红眼下的经历颇具魔幻色彩:出行由警车开道、大兵护卫,享受着“总统般待遇”;住高墙大院、炮楼铁窗,过的是“囚徒般生活”。作为中建巴基斯坦PKM项目常务副总经理、党委副书记,80后彭世红年纪不大,责任不轻。

  PKM是Peshawar(白沙瓦)—Karachi(卡拉奇)—Motorway(高速公路)的简称。此路全长392公里,合同金额28.9亿美元,设计为控制出入、具有智能交通系统、双向6车道高速公路,是中巴经济走廊“最大交通基础设施工程”和“早期收获项目”。

  项目于2016年8月5日正式开工,计划于2019年8月完工,建成后将极大地改善沿线居民的出行条件,成为巴基斯坦公路网南北主要骨架的重要组成部分,实现瓜达尔与中国喀什的陆路连通,为中巴互联互通发挥积极作用。

  项目签约之时,彭世红被要求与领导随行,这让他感到自己的命运将会改变。在那之前,彭世红主要在阿尔及利亚工作。在那里,按照他的说法,用十年时光完成了“几件小事”。其中包括:

  他组织完成了对阿尔及尔机场栈桥欧洲分包商ThyssenKrupp的索赔工作。那是中建阿尔及利亚公司历史上第一起对欧洲分供商成功索赔的案例,很大程度上提升了中建在当地市场的知名度和占有率。

  他将奥兰“峭壁”项目单纯的劳务承包升级为“深化设计 供货安装”的承包模式,因此获得2014年“全国建设工程优秀项目管理成果一等奖”。他采用竞争的创新模式,从被动挨打变为主动出击,充分发挥自身熟悉阿尔及利亚、中国以及欧洲采购的优势,从根本上解开了其它项目经常遇到的欧洲供应商供货迟缓等采购困局。

  他率领团队一举击败西班牙、意大利、黎巴嫩等多家对手企业,在阿尔及尔大清真寺项目投标中夺得技术标和商务标综合评审第一,为中建最终中标作出了突出贡献。

  这些成绩在中国的创新大潮中虽然只是如萤火虫般闪光,但是却足以让同事刮目相看、让领导印象深刻。大家都知道彭世红是个靠谱的青年,有难题找他没有错儿。正因为如此,当关系重大且复杂艰难的PKM项目启动后,公司领导早早就想到了彭世红。

  为了做到心中有底,彭世红提前做了许多功课,包括在网上搜索相关资料、向同事打听当地情况。然而,当他真到了PKM项目营地所在地木尔坦,还是有很多事出乎所料。比如:热、风沙和芒果。

  木尔坦处于巴基斯坦东部,是世界最古老城市之一。据记载,早在佛陀时代,摩诃婆罗多部族争王时,木尔坦就为古王国之都。公元前四世纪,亚历山大大帝率军队东征,直取木尔坦,却几乎丧生。曾经的金戈铁马已逝,而灼热的阳光依旧。

  和木尔坦相比,我国的“四大火炉”相形见绌,这里动辄超过50摄氏度!施工现场的钢筋火烫,根本就碰不得,混凝土浇筑也只能在清早和傍晚施工。在高温和强光下,项目部种的韭菜疯长,一周不割就会结籽儿。

  木尔坦的风沙如《西游记》里的场景,在毫无前兆的情况下,瞬间飞沙走石、遮天蔽日,即便马上找遮挡的地方也难免满嘴黄沙,而且气温也很快下降十度。如果加上些许雨星,房屋上的泥巴迷彩仿佛上天随意的画作。

  对于芒果的感知则是甜的,超级的甜。据统计,巴基斯坦是全球第三大芒果产出国,但其出口量一度不到产量的5%。多年来,巴政府一直致力于把其汁多肉厚、口味甘甜的芒果推向中国市场并逐步采取相应措施,其贸发局还在纳瓦布沙市和木尔坦市建立芒果包装厂和冷储仓库等。不过,彭世红去了PKM项目才吃到真正的巴基斯坦芒果——“这是我吃到的最甜的芒果!”

  有一件事虽然在彭世红预期之中,但仍是心中时时需紧绷的弦——安全。

  据分析,尽管巴基斯坦政府做了大量努力,首都伊斯兰堡和旁遮普省也相对稳定,可是其他地区安全形势仍然较为严峻。PKM项目上也发生过“安全事件”——恐怖分子将一斤炸药藏在自行车座下,偷偷运到施工车辆必经之处,等待时机引爆。幸运的是,在引爆的过程中,恐怖分子受到了干扰,爆炸只是造成了惊吓,没有导致人员伤亡。

  对彭世红来说,员工安全不能仰赖运气。为破解安保难题,他从构建安保体系、制定安保制度、协调安保力量等方面,四处奔走,统筹协调。截至目前,进场安保力量达4300余人,中方人员与安保力量比例达到1:2.6,为保护境外中资企业人员及财产安全提供了坚实保障。

  “和国内施工环境相比,我们最缺的是安全。为了保证安全,我们不得不采取严格的措施,这也极大地限制了自由。”彭世红介绍,营地设置大门安检、围墙警戒、内部巡逻“三级安保”,施工现场采取外围便衣巡逻、沿线岗亭执勤、工作面现场护卫“三层安保”;外加摄像头、安检门、机枪炮楼、水泥路障等各类齐全完备的硬件设施。

  没有特殊事由,员工不得外出;的确需要外出的,则向巴基斯坦军方提出申请,在得到许可并提供保护后方能进行。在这种情况下,有的员工由于长期不得交流而患上了抑郁症。目前项目已经配备了心理疏导医生,并且强制要求大家参加集体活动,到了时点会关闭WiFi信号。

  “没有安全、没有自由的日子不好受的。”彭世红说。适应下来只是第一步,重要的还是要工作,要把这条中巴友谊路修好。

  由于PKM项目经过较长的平原开阔地带,缺土方、石料资源成为施工的难点之一。按照设计要求,这条路平均高出地面6.5米,填埋的土方量惊人。据悉,距离项目最近的采土场运距均超过20公里。另外,碎石需求量也达到了230万立方米,合格石料更是来自70公里以外。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中建各级、各部分建设者通力合作,献计献策,不辞辛苦。有一标段的施工者短短三个月内走遍了主线路基55公里范围内的每一寸土地,探查到合适的土源地就主动与当地地主协商。彭世红则从各个层面进行协调、推动。

  2016年7月,近1000台/套机械设备由国内运抵巴基斯坦卡拉奇港口,等待办理免税后清关放行。根据合同条款,项目进口设备享受免税优惠,但必须经过巴政府签发免税许可,可直到设备到港免税许可迟迟未能下发。而施工人员翘首以盼。

  彭世红一方面把设备进口计划提前报送业主及巴政府部门,不停奔走于巴方各部委沟通协调,促使巴政府尽快下发免税许可;另一方面借助中巴经济走廊政府沟通机制,通过向发改委、外交部、使领馆等部门及时汇报情况,请求我国相关部委出面协调,先后解决进口设备免税涉及层面高、审批难度大、流程多等难题。仅1个月时间,项目进口设备免税成功获批,并在正式开工前完成进场,为现场施工提供了稳固的资源保障。

  今年5月17日,彭世红接到通知,业主将于5月26日举行通车仪式,且项目北端的33公里路段要实现“实质性通车”,届时巴基斯坦领导人将亲自出席通车仪式。这意味着33公里双向沥青面层要全部完成施工,9万吨沥青混凝土摊铺上路。此时,距离提前通车只有8天,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办法总比困难多。彭世红与项目巴籍总顾问一起,协调军方增加安保人员,允许夜间施工;从其他分部抽调人员、设备、物料,支援提前通车路段;成立安保、计划、质量、后勤等特别工作组,进驻提前通车路段现场,提供支撑服务。

  8天8夜的艰苦鏖战之后,如期迎来了巴基斯坦领导人出席的通车揭牌仪式。这位领导人在致辞中表示,感谢巴中两国建设者的艰苦付出,该项目已成为巴中紧密合作的又一象征!

  现在,彭世红要关心的事儿很多:国家相关的政策,使馆的动态,巴基斯坦的安全局势、经济情况、外汇变动,当然还有施工的进度及种种。“哪一个关心不到都可能给项目造成不利影响”。

  对许多人而言,“一带一路”在远方、在纸面上;对彭世红而言,“一带一路”在脚下、在心尖儿。“我们确实是在‘一带一路’上修路啊!”他说。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董伟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于璧嘉】
相关新闻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