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频道 ->> 正文

不做只贩卖颜值的旅游网红

http://www.cyol.com 2018-08-29 07:59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王莉媛 李晓晨 雷宇

  忙碌从每天上午11点开始:写文案、剪视频、审节目……95后老板和员工又开始了一天的“战斗”。手指敲击键盘的声音一直持续到晚上10点多结束,记录着这家公司的成长。

  在武汉市武车路产业园二楼,这家名为“武汉侃侃影视传媒有限公司”的大学生创业公司有10个工位,共享1个会议区。

  乔鹏飞是公司的合伙人之一,也是法定代表人。微博红人@睿智先生——李睿智,是公司的合伙人,半年内微博粉丝量达102万。另一位合伙人王艺源,是公司自制微综艺《解忧旅行社》的总导演,网友称他为“大王”。

  2018年上半年,《解忧旅行社》在旅行中拍摄青年的梦想故事,单集播放破千万。去年11月,“侃侃传媒”在湖北“青创板”第三批企业(项目)中挂牌上市。今年7月15日,“侃侃传媒”从“创青春”全国大学生创业大赛网络信息经济专项赛(实践类)中捧回金奖。

  站在领奖台上回首4年创业时光,23岁的乔鹏飞希望,这个从大学宿舍走出的团队能游遍世界,拍摄不同地方年轻人的追梦故事,帮助更多在迷茫中徘徊的青年。

  一份课堂作业变成一档网络脱口秀节目

  大一时,新闻评论课的一份作业要求评述社会热点。王艺源叫上同班的乔鹏飞和李睿智,组成临时小组,取名“侃侃”。

  当时“扶老人反被讹”话题正热,王艺源提议以短剧的形式呈现:一人扮演摔倒老人,另一人扮演扶老人的路人。拍摄地定在教学楼旁的花园,摄像机用手机代替,没有灯光、话筒,大家举着手机,拿着手写的录制计划,兴冲冲地拍了一下午。

  令王艺源意外的是,这份作业不仅获得了班上最高分,而且在优酷上的点击量很快突破10万次。“我们想,不如把一份课堂作业变成一档网络脱口秀节目,名字叫《侃侃秀》。”

  借了学校的一间办公室,买了摄像机、灯光、录音设备,招成员,分任务。碰上大家都没课的时候,就聚在一起录制节目。

  短短3个月,《侃侃秀》突破了100万的点击量。爱奇艺公司将其节目放在首页推荐。

  一时间,他们成了校园里的风云人物。在寝室的夜谈中,王艺源有预感:“‘侃侃’,未来一定能走出校园。”

  暑假,他们各自去澎湃新闻、湖南卫视、浙江卫视实习,参与《爸爸去哪儿》《偶像来了》等多场大型节目的制作。“见明星、跟宣传、做后期,这些我们都体验遍了。”李睿智发现,“做档好节目挺酷的。”

  实习结束后,3个人从家里共借了30万元,2015年9月,成立了公司。经过市场调研,第一个节目,他们想打造全网第一档狼人杀加侦探推理的互联网综艺节目——《福尔莫斯》,借用“狼人杀”游戏的形式,通过线索分析,找到节目组安排的“卧底”。

  他们借了大学生活动中心整个二楼的场地,“封锁”一周;花费上万元请了8位网红,制造话题;聘请了湖南卫视最顶尖的摄影团队前来拍摄,确保画质。参与节目制作的同学暂时搬离宿舍,住在校外的房子里,随时沟通节目情况。

  “原以为准备充分,可一开拍问题都来了。”乔鹏飞至今记得当时让人“蒙圈”的一幕幕:提前约好的嘉宾临时爽约,只能找老师代替;摄影机需要的电压学校无法提供,只能雇大货车连夜运送新设备过来;现场人员不按计划执行,拍摄进程一拖再拖。“好不容易拍完了,最后连我们买的道具因合同上没写清楚,商家都想拿回去。”

  半年时间,3个人把精力都扑到了节目制作上。可没有视频公司愿意购买版权,提供播放渠道,拍出的片子无法上映,找父母借的钱都打了水漂。

  “感觉自己一下子蒙了,轰轰烈烈地创业,反倒闹了一个笑话。”李睿智说。

  “真想撕掉大学生标签”

  2016年1月,李睿智和团队硬着头皮,到北京寻求视频公司合作,“没有渠道、人脉,我们只能用微博私信联系”。

  找了个地下室,离互联网大公司近,李睿智白天去创业咖啡馆,“结果待了一个月,只喝了咖啡,投资人一个都没见到”。

  辗转联系上一家视频公司的总经理,对方拒绝购买视频,并劝告他们,“很少有人在大学的时候创业成功”。

  住了一个月的地下室,李睿智找朋友借了点钱,3个人才买上车票赶在春节前回到了公司。“回来就想,赚钱呗,一切从零开始。”

  侃侃团队开始接学校宣传片和商业广告片,先做进账快的小项目,公司逐渐有了“回血”的资金,他们沉下心,将业务拓展到纪录片、网络综艺、商业宣传片等。

  2016年,“侃侃”接下了一家省级卫视真人秀项目,第一次签下了百万元合同。王艺源前往哈尔滨拍摄现场,将一周拍好的素材连夜坐火车带回来。

  30G的素材,对方要求一周内剪成两小时的视频。乔鹏飞和李睿智开始轮班倒,一个人睡了,另一个人爬起来接着剪,“没日没夜地工作,走在路上整个人都感觉没力气。”

  节目制作逐渐接近尾声。有媒体记者前来采访,发出报道“大学生挑卫视节目大梁制真人秀 3个月破百万点击量”。

  谁也没料到,这则新闻报道竟惹怒了对接公司高层。“对方说,卫视的节目怎么可以让大学生来做,说是儿戏!”乔鹏飞一度不能理解,“每期节目对方都觉得很满意。大学生又怎么了,只要做出好节目不就行了?”

  对接公司要求立即停止合作,寻找其他公司代替。“后来合同里的金额还少给了22万元,没地儿讲理。”乔鹏飞觉得很气愤又无可奈何。

  找投资也因为大学生的身份处处碰壁。2017年,公司在青创板上市后希望寻找投资人加入。半年时间,他们见遍了行业里知名投资人,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合作。“有投资人建议我们,先读完书工作一段时间再创业。真想撕掉大学生标签!”

  王艺源也接触过其他大学生创业者,大家一起交流发现,同样的项目因为是大学生来做,开出的价格就比别的公司少。“出去谈生意最好不要提自己是大学生,有的人还会故意穿得老气一点。”直到去年,拿到毕业证书的那一刻,这群创业的年轻人才松了一口气。

  旅行故事给困顿中的青年带去一束微光

  有媒体称侃侃团队是大学版的“中国合伙人”。王艺源不喜欢这种比喻——电影里合伙创业的3个人曾因矛盾各奔东西。

  但与电影类似的是,他们3个人是大学里最好的哥们儿。“创业中,我们会因为一个节目拍摄的想法不同吵得脸红脖子粗的,坐在一个办公室里谁看谁都不顺眼。”

  面对分歧,他们想出一个办法:“让方案说话”。

  “如果你有想法,那就拿出你的方案来劝服另外两个人。一起开会,分析利弊,达成一致后,3个人就一鼓作气地干。”4年磨合,王艺源觉得,3个人分别负责内容、运营、导演的工作界限已经逐渐清晰。

  一次节目制作让李睿智印象深刻,临播前10小时,视频素材故障。一旦发生播出事故,他们面临的将是破产式的巨额赔偿。来不及导出、刻盘,他们买了一小时后的机票,拔掉电线,扛起台式电脑机箱,打车直奔机场。他记得那个上演“生死时速”的画面:抱着机箱一路狂奔,在安检关闭前的最后一分钟登上飞往北京的飞机。

  “对于团队而言,我们创业价值不在于赚了多少钱,而是我们都有共同的梦想,都想做档有影响力的好节目。”在李睿智看来,正是这份坚持让他们一直走下去,也正是这份梦想让他们找到了节目灵感:去拍体现青年梦想的微综艺。

  2017年年底,他们前往北欧, 策划了一期“带着微博去旅行”的节目。为一个常年居住在北极圈内的老人带去了中国的火锅,既送了温暖,还传播了中华美食文化。这期节目也成为他们自己的节目的雏形——通过一次旅行去治愈人,通过一个故事去感染人。

  2018年1月,他们打造“RZ睿智先生”,推出了“解忧旅行社”栏目:将旅行中见到的一个个真实的故事拍成视频,向观众讲述关于爱情、亲情以及人生选择的故事。

  在云南,他们记录毕业前一位舞痴男孩勇敢告白暗恋20年的朋友;在泰国,他们看到一位华裔学生,白天上课,晚上学中文,只因100年前因战乱而迁到泰国的祖先告诫:勿忘自己是中国人。

  “这就是我们想做的事情。”李睿智觉得,现在吸人眼球的综艺节目很多,刷粉丝、刷流量的“假网红”也很多,希望这些旅行故事给困顿中的青年带来一束微光。

  “创业4年,困难就像是家常便饭,只有吃下去,消化了,你和整个团队才能一起成长。” 一路走来,乔鹏飞觉得,团队不散的最大秘诀就是“坚持最初的梦想”。

  王莉媛 李晓晨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雷宇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于璧嘉】
相关新闻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