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频道 ->> 正文

一线

年轻博主的双面人生

http://www.cyol.com 2018-07-24 05:56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中青在线 作者:李晨赫 方玉瑶

  年轻博主们的春天来了!在直播主播、微信公号写手、微博营销号的合力助推下,越来越多的人在介绍自己的工作时略带骄傲地说:我是自媒体从业者。

  一面是家长口中没有稳定工作,一面是传说中的赚大钱;一面是无数人加入,一面是更多人做炮灰;一面是这个行业已经饱和的断言,一面是短到还来不及总结的历史……加入这个行业的年轻人,看到的究竟是A面,还是B面?

  A面千军万马B面凤毛麟角

  在视频平台YouTube、B站、优酷上,每天都有一批用户发布他们的第一条视频,也会有一批用户消失。如果对比停更的博主和同期的头部博主的视频,很多时候,二者在伯仲之间,并没有明显的水平分别。唯一的区别可能是时间。

  北京女孩Savi在微博上拥有278万粉丝。在标签“365SavisLook”下,她已经更新了近600套穿搭。和Savi一样坚持的还有张心国。今年1月1日,来北京实习的大四学生张心国在公号“果歌谈广告”中写下:在2017年里,我明白了两件事,而对于到来的2018年里,我有一个未来十年的打算。

  张心国在2016年和六位同学开始合作经营公号“吞舟之鱼”,人多是运营的最大优势,也是最大的劣势。“七个人想的都不太一样。”平时工作繁忙,只能利用下班和假期完成公号文章。他追过热点,但现在都按照规划好的内容去按部就班完成。

  “果歌谈广告”和“吞舟之鱼”的粉丝量加起来不到1000,张心国说,一直都不是很在乎粉丝数量的多少。过了一会儿,张心国给记者讲了件事:一次,“果歌谈广告”的关注数终于到了200。而突然一个人取消了关注,粉丝数的数字又变成了大大的199。

  “我的心情是,为啥要取消啊,好不容易才200。别走啊,我不发了。”张心国笑说。

  吕雯和闺蜜一起总结了美妆圈盈利的模式:粉丝量大的大博主不少已经和公司一起运营了;像她们一样的小博主通过真实分享吸引特定群体的粉丝。

  吕雯坦言,博主在背景上有不少相似点,首先一条就是经济条件都不差,自己买得用得多了,才会有东西分享。目前,她们还没有找到有竞争力的商业模式,自媒体对她们来说更多是兴趣,尚未有全职的可能。

  从咪蒙公号头条报价被爆出高达70万元以来,自媒体的收入有了很多版本,也成为一些人加入的动力。在Savi看来,不少非业内人士对博主的收入最感兴趣,往往是由于发展快的博主和观众的处境有时有一定的距离,因为前者分享的往往是生活最光鲜的一面。

  台湾美妆博主查理开办频道“I’m Charlie”几年来,积累了近40万的订阅者。在最开始没有多少粉丝的时候,“红”或者“不红”对她来说没什么区别,反而是身边人提醒她,你要做个副业,因为你不知道这个工作你会做多久。对许多人来说,这是一个幸运的饭碗。这样的说辞加重了查理心中的恐惧。

  “虽然很多年轻的小弟弟小妹妹们说要当YouTuber(指以发视频为职业的人),可是我身边的朋友给我的讯息是,他们就是瞧不起这个工作。虽然他们可能是好意地担心我,可是就会加深我的恐惧。”查理说。

  A面是今天的观众 B面是明天的KOL

  Anna是旅美的全职家庭主妇。有两个儿子的她在闲暇时很喜欢看别人的美妆视频,渐渐地产生了自己拍视频的念头。在她的频道“Anna’s Life”里,她常常自称阿姨。她给观众展示过自己的一天,分享过美妆产品和妆容,还分享过自己做牙套的全过程。

  吕雯和几个闺蜜也是本着分享的初衷加入这个行业的。目前,经营微博“狗腿子值日班长”的她们保持着周更三四次的频率。分别从事金融、法律、科技行业的她们,本职工作能够提供稳定的收入,本身就爱买美妆的她们说,做自媒体不会给生活带来经济负担。

  美妆博主的定位各不相同。有的专攻性价比高的开价品牌,有的则主打贵妇级产品。Anna的分享常常被观众评论说“买不起”。她坦言,目前自媒体的收入完全不够她买护肤品的。加入这个行业是由兴趣而起,没有太远的规划。但如果有更多人喜欢她的视频,她会更有动力拍下去。因为这是一个即时反馈的行为:产品上线,会立刻从评论中看到反馈,以利于以后的改进和快速迭代。

  Anna说,待孩子长大点,她如果还在这个行业,她会这样形容自己的工作:新媒体或新销售环境下的一名小小从业者。在她看来,自媒体行业只是传统的媒体或营销行业在互联网普及下的延伸。这个想法在她加入这个行业前就已经形成,她加入后更加坚定了这个想法。

  Anna说,做这一行,家庭的支持很重要,必须有一笔钱让你去买东西。但相比于创业的资金投入,博主的启动资金已经不算多了。

  2011年开始在美国读会计专业本科的Savi在YouTube上关注到穿搭和美妆博主。当时,国内穿搭时尚类博主很少见,她和平时喜欢摄影的男朋友大枣开始在日常和旅途中分享穿搭,积累了一些粉丝。2015年夏天毕业后,她成了一名全职博主,并已经成为头部博主。

  这对于2015年8月才开始正式经营微博“Savislook”的她来说,情理之中却又充满惊喜。她赶上了国内自媒体的高速发展期,在竞争没有那么激烈的时候成功积累了众多粉丝;而她的成长道路也几乎没有参考性:因为不论谁入行,“怎样才能成功”,都不会有标准答案。

  A面是粉丝的青睐 B面是内容的硬仗

  Savislook无疑是国内自媒体的头部KOL(key opinion leader,关键意见领袖),拥有广泛的粉丝,获得越来越多品牌青睐,拥有稳定增长的收入。“其实很简单,就是要先积累好的内容,再就是不要被收入所影响或者诱惑。因为这些都会扰乱自己对兴趣和内容的专注。”

  自媒体行业收入方式主要分为推广费用、佣金返利、合作联名、开创品牌货店铺。美国知名美妆品牌Glossier就是从自媒体走向线下的成功示范。2011年,创始人Emily Weiss在时尚杂志《Vogue》担任助理编辑期间开始经营名为“Into the Gloss”的美妆博客,成为最早一批美妆博主。在接下来的几年中,她几乎踩对了每一步:获得风投,开创品牌,推出美妆品牌Glossier。Emily Weiss将一个平面的博客孵化成一个美国家喻户晓的品牌并走向海外。如今,连中国的用户也可以在丝芙兰(化妆品零售品牌)轻易找到她的产品。

  大四那年来北京实习的张心国做“果歌谈广告”已经半年了。尽管公号目前只有200左右的粉丝,但他对职业生涯已经做出了长远的考量:今年先做完一年,再凑个整,做十年。尽管考虑盈利对他来说为时尚早,但他很清楚变现的途径:做培训;将公号内容出书;通过广告营销社群运营;运作品牌。他希望在今年把培训落地,接下来每年实现一个目标。在30岁的时候,能够拥有自己的个人品牌。

  张心国计划在2018年为公号“果歌谈广告”写100篇原创文章,现在只差几篇就全部完成了。在文章中,他对自己的广告思维系统进行梳理,在“文案三十六计”中分析每一个文案对销售作用的影响。

  张心国用30天写完《从喜茶60天的品牌崛起之路,看创业型公司品牌发展的新机遇(深度)》,这篇文章的微信阅读量近6000,文章后面有不少大力赞扬作者的评论。但张心国清楚,这个案例对他们并没有多大用处。

  “我在乎的只有两个:能不能提升自己对事物本质的系统思考能力,能不能对同样迷惑的其他人进行启发。”张心国相信,只有真正的好内容,才会吸引来观众。

  “在行业发展上升期,机遇可能对初期的发展有帮助,但长期的发展还是要靠自己对内容的热情和追求提供动力。内容上如果努力尝试,就会有机会在风格上让大家印象更深刻,但如果努力的方向只是重复之前的内容,复制成功,或者是更高的关注度和收入,那可能会欲速而不达。”Savi说。

  在Savi和大枣刚刚加入这个行业的时候,提到“博主”这个职业,很多人并不明白这是何种类型的工作。这其中也包括她的家人。随着国内自媒体红利期的到来,新的平台层出不穷,包括直播平台、公众号、短视频平台等都成为新的发力点。更多人加入了这个行业。Savi说,行业的整体提升必须依靠更多人的加入,尽管可能对已有的从业者来说,意味着更激烈的竞争。

  “国外品牌方面很了解博主作为推广渠道的价值所在,对博主本身的形象和个性创意也更尊重,合作也会更深入一些。国内在市场覆盖和内容的模式上还在摸索,以后也许会演化出更新颖的模式。但不论模式和平台如何改动,坚持内容上的突破才是最重要的,我们目前也在学习理解的过程中。”Savi说。

  A面自由B面疲惫

  今年,Savi和大枣启动了一项连续30天拍摄和发布Vlog(视频博客)的计划。这意味着他们每天除了要完成穿搭工作,进行视频的拍摄和剪辑之外,还要在多个平台完成视频的上传和描述。如果要给他们赋予一个稍微宏观的背景:那段时间,他们要和生活了7年的美国告别,搬回中国。为了赶上每天视频的发布时间,在机场、酒店门口甚至是荒凉的郊区加油站,他们都要常常打开电脑,处理手上的工作。

  “隔行如隔山。每个工作都有大家看得到和看不到的一面。很多看似容易的工作背后其实都有很辛苦的付出。从事这个工作后反而会更敬重每个人的工作。”Savi和大枣的工作室正在注册中。

  兴趣与事业的结合是Savi和大枣热爱这份工作的理由,也是他们疲惫的源泉。工作完全融入生活,A面是时间灵活,B面是很难彻底放松休息。

  Savi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在她看来,自媒体行业仍在蓬勃发展,尚未进入红海。大家开始对质量有更高的要求,但行业也有很多新的可能。大枣和Savi说,依靠单一的专业和技能去保证未来已经越来越困难了。

  与很多因热爱游戏的同龄人不同,19岁的游戏主播陈家豪告诉记者,他入行的理由是“自由”:“我想开播就开播,不想开就关了,很自由的”。这个高中毕业后待业在家的男孩,“差不多一年没上班,不知道干嘛,就天天玩游戏”。不愿朝九晚五“上班”的他,认为做游戏主播“每个月挣个几千块钱,比上班好一点点,不用那么累,没人管,可以每天睡觉”。

  然而,想象中无比自由的生活,现实却让人疲惫:“每天几乎从早打到晚,早上八点钟起来,打几个小时作品,再发作品,然后就开始帮别人打号,打到晚上十二点。”超负荷的工作使陈家豪的耐心和热情一点点被磨平:“这个东西太无聊了,每天待在家,天天打游戏哪有劲呢?每天都打十来个小时,有时候打得更久,以前播得多,现在不怎么播了,不想播了,太累了。”

  “无聊”“枯燥”“乏味”“累”,五个月的游戏主播生涯后,这是陈家豪心里最常浮现的词。虽然知道迟早会离开这个行业,但目前他认为“这个游戏还能坚持两年,只要有人玩就有人看”,至于一两年之后会怎么样,并没有过多的考虑。对于他而言,进入新的领域意味着要学习新的技能,而那些东西,很可能“玩不来”。相较之下,让自己的号“还能涨点粉”,似乎更实际一些。而对于“涨粉”这件事,陈家豪显得比较“随缘”:“上热门才有希望涨粉,但都是靠运气的,有时候努力几个月不如人家一个月。之前来我直播间玩的,才一两万粉丝,现在都二三十万了,运气好。”

  成为游戏主播之后,陈家豪的生活似乎变得“没什么新鲜感”了,他的朋友大部分都在屏幕之内,真实可触的没有几个,这个刚刚成年的男孩拥有了大把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同时又被孤独和枯燥的时间吞没。“只要生活有趣一点就好,不要太单调就好”,这是陈家豪现在的心愿。

 

 

【编辑:贾志强】
相关新闻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