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频道 ->> 正文

事件观

你很萌吗,我不是很关心

http://www.cyol.com 2018-04-25 05:49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中青在线 张国

  因为给一位微博用户的留言,扬州的网络警察得到不少赞扬。

  “请立即删除!”过去两个多月里,扬州市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支队的实名认证微博账号在一位网民的微博下多次留下这句评论。此人的微博五花八门,如代开发票、代办假证等。警察的重复留言引发围观,获得“执着”“负责”等评语。

  网络警察搜寻网上有害信息,对发布者提出口头警示,是职权所在。此事引发关注,主要是由于警察持续警告同一位名不见经传的网民,而后者既不删文也不理睬,双方“一根筋”式的举动产生了喜剧效果,看上去很萌,用围观者的话来说,“把大家活活笑死”。

  不过,假如履职止步于“请立即删除”五个字,从效果来看是不足的,毕竟在两个多月里,那些信息仍然存在。

  “请立即删除”重复一万遍,也不足以证明“负责”。警方既然执着于此事,就应负责到底,查清当事人在微博言论后面做了什么、是否违法,依法处置。最好是将结果公之于众,给围观者一个交代,也可借此普及法律。

  从这位网民简短而含糊的留言中,很难界定违法性质。即使违法,同一个人涉足如此多的非法业务也不多见。不能排除一种可能:一位法律意识淡薄的用户,在不太严肃的场合,看到简单复制的警方警告,决定置之不理并抱着撩拨的心态发布虚假言论。

  警察后来的留言之举不是执着,而是形似行为艺术了,如要求删除的一条微博是“代购国外狐狸毛皮草及鳄鱼包”,只要购买合法产品并依法纳税,有没有删除的必要?另一条是“最近人贩子新闻好多,不知道扬州会不会有”,像是普通人对社会问题的关切,勒令删除的依据又在哪里?“请立即删除”的留言对依据未加说明,效力就打了折扣。少数网民就质疑了这种“靠评论办案”的意义。

  围观过后,其他网民在当事人一条普通的影评下也纷纷留言“请立即删除”,证明此事的“笑果”消解了效果。社交媒体上,拥有大量粉丝的明星,有时会将粉丝的注意力引到自己反感的某个用户身上,众多粉丝对此人进行调侃和语言攻击,形成网络暴力,这被称为“挂粉”。客观来说,扬州这位网民因为大众关注度也承受了类似于“挂粉”的压力。

  在这方面,公安部消防局近日在微博的表现要技高一筹。借用一张麦当劳在竞争对手肯德基旁边树广告牌的图片,消防局提示,“你们俩打架我不管,但广告牌立在防火卷帘门下属于违法”。语言生动幽默,又在清晰宣示职权范围的同时准确普及了安全常识。

  社交网络改变了社会生活的场景,也使权力部门可以直接对大众喊话。公众所需要的权力部门的“社交”表现,无非是在职权范围内及时准确地发布信息、回应关切、提供服务,与大家平等互动。

  网络世界有轻松的语言风格和独特的传播规律。不少部门为了显示亲民姿态,会刻意卖萌,以“小可爱”的模样迎合受众。某年“双11”——网民戏称的“光棍节”——前夕,一个地级市政府的官方微博发文,对兄弟城市喊话:“明天就是11月11日了,怎么办呢,妹纸(网络语言,意为‘妹子’)?”随后不少城市官微加入,“该怎么撮合他们呢?”一个个戏精附体一般,将自身代入某种角色。从这些官微的互动信息里,看不出与自身职权、与公众利益有何关系。

  这些年里,权力部门在社交网络上的打情骂俏或恶语相向时有发生。一个旅游城市的官微与网民吵架,告诉对方“你最好永远别来!有你不多无你不少”。一家地方法院的官微任性地辱骂歌手周杰伦,一个政府部门官微则称富家子王思聪“老公”,而为了蹭上韩国明星宋仲基和宋慧乔结婚的热点,某县民政局微信公众号发文时这样模仿网民:“今天我不想写一个字,不想说话,因为昨天我的老公和老婆说他们要结婚了。”

  “公器私用”背后是角色认知误区。政府部门的社交媒体账号由雇员运营,这些雇员哪怕发布一条只有一个字的微博也是办公,发表与公务无关的信息是浪费纳税人的资源。即使换个“画风”,开个玩笑,“嬉笑怒骂”,也应与自身职权有关,如中国气象局在预报天气时,常常突破专业术语限制,使用一些精妙的比喻。

  如果世上有一类机构不适合说俏皮话,那无疑是政府。社交媒体上的发言,与政务网站一样,都是政府书面发布的信息,不代表任何个人,发言者不是什么自称的“小编”,不具有人格化特征。相反要明确告知受众,这里发言的是机构,首先需要表现的不是“萌”“暖”或“苏”,而是一种“对法定权力负责”的态度。

  对于权力卖萌,公众需要保持一定的警惕。权力部门蹭热点,跟安全套品牌蹭热点做商业推广是两回事。在社交网络上的表现,是权力行使中的一环,根本还是要看服务是否到位。一些部门在网上染上了轻浮的话风,为了吸引眼球而使用情绪化、夸大其辞的语言,发布政务信息都一惊一乍,动辄“大事”“重磅”或“你不看后悔”。还有的部门,社交账号活跃异常,自身政务网站形如僵尸;网上姿态很低,网下架子很大;网上口吻亲热,网下打着官腔;对辖区内社会热点避之唯恐不及,对蹭上花边热点倒是十分上心。看上去只为部分网民服务,而不是为纳税人服务,照样脸难看、事难办、门难进。此时,权力的卖萌就是作秀。一个嬉皮笑脸但不办实事的部门,只会让人反感。以至于有网民在现实中投诉某一问题无果,转而上网批评这种“卖萌装傻”现象。

  几年前,一个城市官微被称“暖男官微”。在解答市民“想跟男朋友领结婚证,但是家里人不同意,把户口本藏起来了”的问题时,这个账号一面建议对方努力得到家长同意,一面忽然改用汉语拼音及蹩脚的中式英语告知对方可办理户口本挂失补办手续。网上很流行这种句式,一向严肃的政府换了热门句式或是使用了热词,会产生“反差萌”,制造出平等感和亲切感。网民对此很是受用。

  殊不知,政府本身负有“好好说话”的义务。《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规定,汉语拼音作为拼写和注音工具,“用于汉字不便或不能使用的领域”。微博问政显然不属于这一领域。

  国家的语言能力事关重大。我国为此编制了规划纲要,并通过立法来规范使用语言文字,要求国民在公共场合自觉使用规范语言,也要求行政机关、公共服务行业从业人员作出表率。

  语言是社会变化的显微镜,每年都有新的热词进入语言生活。网络诞生了许多不合语言规范的热词,如“涨姿势”“不明觉厉”“喜大普奔”“人艰不拆”等。这些热词的生命力还有待时间检验,政府部门尤其要谨慎使用,避免推波助澜。

  再说,权力部门萌不萌只是一种外观,不是公众所关心的。毕竟,古老的汉语早有一些成语来提醒世人,“以貌取人”并不足取。

【责任编辑:贾志强】
相关新闻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