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频道 ->> 正文

成长型基金的生存之道是做好擅长的事

http://www.cyol.com 2018-03-06 05:23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中青在线 张均斌 尹心航

  采访撰文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张均斌

  实习生 尹心航

  视频制作 尹心航 张均斌

  VC(风险投资)行业中,习惯于“闷声发大财”的投资人正在改变。他们正在变得越来越主动,主动联系创业者、主动寻求优秀的创业项目、主动站在媒体的聚光灯下。“互联网降低了获取信息的门槛,这些年做VC没有以前容易了,尤其是对各种各样‘小基金’来说。”远瞻资本创始合伙人胡明烈说。

  成立于2011年的远瞻资本,是一家专注于优秀内容和产品的天使/VC股权投资管理机构,目前管理着两支人民币基金及一支美元基金,管理超过数十亿元人民币资产。这个数字在动辄几十亿美元的投资圈着实不算多,投资圈对其的印象无外乎“曾主导了对无人机大疆、禾赛科技等项目的投资”。这两家明星公司已经快速发展,声名鹊起,背后的胡明烈却一直保持低调。

  胡明烈称远瞻为“闷声挣小钱”的公司。在此前有限的几次采访中,他说:“我们投的2C项目不多,所以出镜的需求也不很强烈。”最近,这家看似“挣小钱”的公司不再“闷声”了。复盘过去几年的业绩,胡明烈觉得每年看1000个左右的新项目还是远远低于他的预期,他想让自己“多心动几次”。

  听多了百倍千倍收益的故事谁还能等?

  远瞻资本的项目大多来源于朋友推荐,对于一支知名度不高的基金来说,项目来源的渠道单一很大程度限制了基金的发展。

  “VC行业基本上没门槛,门槛在于中间的学习能力和快速进入市场形成自己投资逻辑能力,其中能看到的优秀项目数量就很关键。”胡明烈说,当初能投资大疆,也是因为朋友的推荐,“我和汪滔(大疆创始人)上学的时候就认识了,只是他不知道我在做投资,我不知道他在做无人机。”

  6年前,大疆还是一个做配件的公司,尽管此时的大疆已经在飞控、配件等细分行业崭露头角,但是买零件组装的爱好者毕竟有限,行业的天花板也就1亿美元左右。“一开始只是玩玩他们的产品,也没想过一定要投资。后来看到他们一步一步的变化,才意识到这个投资机会一定不能错过。”胡明烈回忆,如果不是因为聊天时朋友提起这个项目,再加上和汪滔又是老同学,自己很可能就错过了这个项目,“因为可能我根本不会看到这个项目。”

  在VC行业中,一直流传着百倍千倍收益的造富神话。前两年,大量的“投资者”涌入VC行业来撞运气,市场上形象地称其是“傻钱”热投。这些“傻钱”无形中堆高了项目的投资门槛,也加剧了市场竞争。胡明烈表示,当时,想找到一个优质项目很不容易,整个市场都很浮躁,原来很多基金会陪伴创业公司成长五年十年再退出,但听多了百倍千倍收益的故事,谁还能静下心来等?

  胡明烈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这种“泡沫”让许多优秀的投资者退出了VC行业,关于VC行业的反思也越来越多,行业的环境在恶化,天使投资人感受则更为明显。

  “我们只想投那些扎扎实实做事,然后每两年估值涨50%,就足够了。”胡明烈知道自己很难遇到那种半年就涨100倍的项目,也放弃了这样做,陪创业公司“细水长流”也不错,但身处行业乱象中,想保持冷静和安定也极其不易。

  总结和反思投资人最宝贵的课程

  刚做投资人的时候,胡明烈曾经被一家做农产品的企业“坑”了一把,投资的钱打过去的第二天就离开了公司账户,而当他发现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半年的时间。

  “你架不住一个企业想做假”,胡明烈说,很多成长型基金在一开始的时候会比较盲目地抢项目,这就给了一些“不怀好意”的创业者可乘之机。“我们当时也是出于‘抢项目’的心态,连对方库存多少都没有去现场查看一下,再加上对方有意财务造假,所以被‘坑’了。这样的经历,我相信许多基金公司都遇到过。”

  事情虽然过去了许多年,但至今胡明烈仍对其印象深刻。“对于我们来说,踩到一个坑并不可怕,我觉得最关键是交了一笔学费后,学到的东西是什么,定期快速的总结和反思是对投资人最宝贵的课程。”作为一支VC基金,在胡明烈的眼中,被创业项目欺骗或者所投项目失败,在一定比例内是可以接受的,“对于投资人来讲,从每一个失败案例中学习未来该如何投资是很重要的。要学习复盘。”

  胡明烈逐渐形成了定期去回看投资案例的习惯,复盘自己过去错过了什么、哪些项目做得好,哪些项目做得还不够。他还会和被投企业的创始人定期交流。远瞻的一个想法,往往会和创始人沟通很久,取得共识以后才会逐渐落实。“要做好自己擅长的事情,这是小型成长型基金必须要做到的。”胡明烈认为,即使资本有限,也要不断地思考和学习,只有不停地提高自身才能够比别人看得更远。

  面对上千个可投资的项目,胡明烈的态度是,谨慎发力,以稳健为主。“判断是否值得去投,最主要的是投资人要清楚自己要什么,不要被一两个逻辑一两个所谓的技术给忽悠了。”

  常年在高风险的VC行业,胡明烈学会了“放长线钓大鱼”,“因为现在做的决定可能要5到10年以后才能说对还是错,盲目跟随‘大基金’去做投资,那只能踩到投资的尾巴,肯定会吃亏。”胡明烈表示,许多“大基金”资本雄厚,早就已经在考虑产业生态的布局了,很多成长型基金公司与大基金相比实力比较弱,更应该考虑的是未来产业的发展趋势,进行“点对点”的投资,而不是贪大求全。

  近两年投融资环境不是很好,胡明烈却并不着急。他认为,对于投资人来说那意味着有更多的时间去看更多的项目,这是件好事。但同时,投资人应该时刻保有忧患意识,不停地寻找好项目。“我觉得真正的投资人应该是不停地感觉到害怕,因为你不知道你下一个项目是不是赚钱,下一个项目在哪里。”胡明烈说。

  永远不盲目追求风口

  “什么是区块链?究竟有多少人懂区块链?”这是胡明烈听到“区块链”3个字时的第一个反思。前段时间,胡明烈看到许多公司高薪聘请区块链相关的投资人才时,他很疑惑,“现在,全世界学区块链的博士一共才100多个,哪有这么多专业人才?”

  从去年的AI(人工智能)、VR(虚拟现实)、无人货架、新零售、直播到今年的区块链,这些风口胡明烈一个都没有赶。“不投并不意味着不看”,胡明烈说,实际上,从2014年开始,自己就关注到了区块链技术,但他觉得对这项技术认知不足,对于自己的机构来说,很难去作出投资判断,所以就没有加码投。

  面对风口,胡明烈认为,错位、错过时间点是投资人非常重要的一种能力。“错位是指在风口之前,我要判断这个东西是真实的风口还是假的风口。”胡明烈说,如果一项技术或者产品是刚需,那它早晚一定会成为风口,但是现在很多风口是“人造”的或者是短时间的,并不是刚需。

  胡明烈表示,远瞻在4年前就预测到了线上的流量成本会慢慢到瓶颈,因此当时主要投资的方向是技术和线下消费领域。“我觉得作为投资人,只有预测在风口之前,才有可能获得一个比较长期的高额的回报。”

  他反对追求风口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资本不足。“投资风口项目到最后一定会有一两家头部基金获得比较高额的回报,但几乎不可能是大部分VC。”胡明烈说,风口项目想获得最后的成功需要运营能力和内容生成能力相互匹配,后方也需要极为庞大的资本助力,大部分规模较小的基金是不具备这样的实力的,“最好的结果也是把股份卖掉,这当然算盈利。”

【责任编辑:黄易清】
相关新闻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