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频道 ->> 正文

一些互联网企业代表委员期待企业回归A股

http://www.cyol.com 2018-03-06 05:31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中青在线 李晨赫 王林 尹心航

  在人民大会堂东门外广场被外国记者拉住的百度董事长兼CEO李彦宏、在委员驻地一出现就被记者围堵的网易创始人兼CEO丁磊、首次亮相两会的搜狗公司CEO王小川、召开发布会的58集团董事长姚劲波——这些来自互联网界的代表、委员共同表达了一个愿望:期待回归A股。

  “我们随时在准备着”

  在回答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提问时,李彦宏说,由于百度主要的用户和市场都在中国,百度一直希望能够整体在国内上市。

  “不是我们准备什么时候,是我们随时在准备着。”距离百度于2005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已经13年了,李彦宏在今年两会期间面对百度准备何时回归A股的问题时,重复着这样的回答。

  对于全国政协委员、360集团董事长兼CEO周鸿祎来说,上个月28日在上交所的回归,让360成为第一支回归A股的互联网公司。他也替更多企业发声:“据我了解,有很多海外上市的新经济企业想回A股上市。”周鸿祎说,360是第一个回到A股上市的互联网企业,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优秀互联网公司回到A股市场。

  他此前透露,作为一家提供网络安全保护和解决方案的企业,在国外往往被当作中国国家队,有着诸多限制。

  丁磊在回答媒体关于回归A股问题时说,“当然会考虑。对一个在准备的市场,是随时可以上市的。”但他也直言他的忧虑:网易在纳斯达克上市18年,从未停过牌,也不能随意停牌,但一些A股上市公司的“任性”停牌很不合理。

  “58当年上市的时候没得选择,我们准备上市时是亏损的状态,当时只有美股会接纳我们。”姚劲波说,在美股上市4年间,股价增长了好几倍,但由此产生的利益并没有被大多数中国股民所享受到。

  姚劲波表示,中国数字经济的发展已经进入世界前列,也诞生了许多深有影响力和投资价值的企业,但仍有许多企业像58集团一样无法在国内上市。他认为,这类问题“是中国资本市场可以改变的一个点”。

  姚劲波透露,目前已经有证券机构和交易所在与58集团接触,他也非常愿意拥抱这些机会。“我们希望能成为第一批从美股回归的企业,不管是CDR(中国存托凭证)还是什么办法,我们非常期待挂牌A股的机会。”

  期待更给力的政策

  为科技创新企业回归A股创造良好环境,也成为代表、委员们的呼声。

  全国人大代表、猪八戒网CEO朱明跃的亲身经历让他呼吁更宽松的政策环境。他说,科技创新企业往往是轻资产公司。这类公司初期人民币基金往往不愿意投钱,早期常由美元基金做天使投资或早期投资。想要在海外上市,就要建立VIE (Variable Interest Entities,可变利益实体)架构。

  “在这个架构中,人是中国人,心是中国心,做的事情是中国的。”朱明跃说,即使企业只有“皮”是外资公司的,但现有政策仍不允许它们在国内上市。

  朱明跃就经历过其中困难。创业初期刚刚拿到股权投资的时候,拿的是美元基金。所以他们花了十几万元人民币律师费,建立VIE架构。2015年,猪八戒网拿到重庆两江新区20亿元人民币的投资,由于是人民币基金,所以必须拆掉VIE架构,又花了十几万元律师费。“变来变去,我们还是我们,只是花了十几万律师费建了一个架构而已,做的事情是一样的。”

  全国政协委员、新华联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傅军在《建议A股应加大对创新型企业上市的支持力度》的提案中指出,由于创新性企业没有享受排队和审批的政策倾斜,且发行政策对创新性企业上市包容性和容忍度不够,依然刚性要求实现连续及较高盈利、同股同权、发行市盈率“一刀切”,且退市制度执行不力、优胜劣汰机制尚待完善、没有对追求高回报提供机制补偿,对上市后减持和退出机制的把控不够灵活,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投资的积极性。

  傅军在提案中建议,完善股票减持规定,区别对待,适度缩短创新型企业投资资本锁定期,调动投资热情,让资本活力竞相迸发,让一切创造社会财富的源泉充分涌流。

  对同股同权的问题,朱明跃也深有感触。由于创新型企业盈利周期往往较长,需要不断有资本支持,如果继续要求同股同权,那么经过多次投资后,创始人的股权就会被极大地稀释了,对公司的把控能力大大减弱,成为小股东,甚至被清除出董事会。“如果不做这个改变,如何保护创业者活力?怎么保护企业家精神?”

  朱明跃建议,把股份分红权和经营投票权分开。在股份分红时获得同等受益,在投票决定事项时,创始人拥有优先权。他介绍,这一做法在国外有不少成功经验。例如京东、阿里在国外上市都实行了这一做法,既让科技企业发挥活力,也保护创始人权利不被门口的“野蛮人”挑战。

  猪八戒网在VIE架构时,朱明跃享有超级投票权,一票抵20票。但拆掉VIE架构后,猪八戒网成为内资公司,要遵守《公司法》,只能按照股份比例形式投票权。“还是应该相信市场这支看不见的手。投资者既然愿意给创业者超级投票权,就是相信他们的市场判断。我们的政策为什么要阻止呢?”

  朱明跃特别强调,现在A股市场对新股发行的要求也很难受。

  2014年1月12日,证监会曾紧急发布《关于加强新股发行监管的措施》,明确发行人应依据《上市公司行业分类指引》确定所属行业,并选取中证指数有限公司发布的最近一个月静态平均市盈率为参考依据。如果新股发行市盈率高于行业均值,发行人需在招股说明书及发行公告中补充说明其中的风险。尽管没有成文规定,但业内通用的新股市盈率不超过23倍。

  朱明跃建议,把对公司估值的权利交给市场,让市场检验政策效果。

  全国政协委员、经济学家李稻葵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指出,吸引创新型企业回A股需要改变监管规则,不能用传统上市规则来要求创新型企业。目前支持“独角兽”回A股,通过发行CDR(中国存托凭证)更符合实际。

  此前,中国证监会发行部对券商作出指导,包括生物科技、云计算、人工智能、高端制造四行业,如果有“独角兽”企业客户,立即向发行部报告,符合规定者即报即审,不用排队,“两三个月就能审完”。

  3月1日,中国证监会副主席姜洋接受媒体采访时称,针对IPO市场化定价和支持四大行业独角兽企业上市问题,证监会2018年将深化IPO市场化改革。

【责任编辑:黄易清】
相关新闻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