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频道 ->> 正文

四问疯狂撒钱的答题直播 是风口还是救命稻草?

http://www.cyol.com 2018-01-09 16:36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北京晨报网 焦立坤

    全民答题的热潮在澎湃,在各路直播平台大把撒钱的狂欢下,业界开始研究并审视这个新“风口”,它究竟能为历经动荡的直播行业讲一个怎样的新故事?普通用户真能赚到钱吗,烧钱模式是否持久,全民狂欢之后能否留住用户……是风口还是一阵风,这些都需要打一个问号。

    1 答题直播为什么会火?

    直播答题为什么会火?高额奖金、超低的参与门槛、邀请好友获得复活卡的病毒式传播、难度系数低、一天多次的游戏时间……新玩法引发极高参与性,在过去几天风头无两。看朋友圈里的各种晒图,有的全家上阵,有的三五好友组团出击。

    极光大数据分析指出,这类节目火爆的原因归根于下列几个因素:1、平台普遍设置有奖金池,对玩家有直接的现金激励;2、答题类游戏具有一定的竞技性,对于玩家而言有一定的挑战和趣味性;3、模式与直播受众的审美较为契合,会设置一个负责直播的主持人与玩家以及观众互动,而且玩家在答题的过程中有参与感,弹幕和围观的机制也具备一定的社交属性。4、王思聪和几大平台争相入局,也能造就较大的舆论效应。

    2 今年会有“百题大战”吗?

    这个“风口”是小旋风还是会变成龙卷风,会成为直播行业的救命稻草吗?

    直播在2016年风生水起,大批直播平台冒出,但是2017年却遇到了行业洗牌,一批中小平台偃旗息鼓,整体留存度、活跃度在下降,用户审美疲劳。还有人指出,这一幕跟2017年下半年的“百娃大战”很像,当时线上抓娃娃机风靡时,一度有上百个创业团队跟风入局。

    在线答题直播是否引来大批力量入局?艾媒资讯CEO张毅指出,目前秀场直播日渐式微,游戏直播太过小众,直播行业积蓄很久的力量需要找到一个突破口,答题直播模式比较符合资本的胃口,有很多场合和想象空间,目前看有可能给直播带来“第二春”。

    王思聪投资的冲顶大会上线以后,花椒的“百万赢家”,映客的“芝士超人”,今日头条旗下西瓜视频的“百万英雄”纷纷跟进,陌陌也在准备优化相关的频道。目前直播答题节目模式简单,复制成本很低,尤其是第一梯队的直播平台们,自然不会错过流量争夺大战。人们总是愿意试试手气。

    3 谁家“题傻钱最多”?

    你给全家的手机都装上了四个APP,你两眼放光打开手机、忍受主持人喋喋不休的串词,你开动脑筋、找来智囊团助阵,但是你真的能挣到“大钱”吗?

    题傻钱多?你想多了。各大平台纷纷入局,一天数场激战,但是想要赢钱并不容易。据说,搜集和分享题库、抱团答题的线上社团随之而生。

    很多网友都在抱怨,参加多场答题、耗费了时间却没拿到一文钱。记者的一位朋友,参加了四场比赛,幸运地分到了7块钱。而身边更多的朋友在抱怨“又败下阵来”。题目太难会让人失去耐心,而题目简单、奖金太少又会减少答题的刺激感。

    技术故障、画面卡顿这都不是问题,有人士指出,最重要的是这场游戏信息并不透明。名义上的百万元奖金,按照均分模式,真正发到用户手中的到底有多少?

    4 烧钱模式能持久吗?

    每场答题,动辄数十万甚至上百万元的撒钱冲击人们的眼球。以目前最“豪”的花椒为例,自1月5日《百万赢家》节目开播,三天的日均观看人数超过400万,累计送出奖金372万元,其中单场最高奖金102万元。但硬币的另一面是,一旦当答题分钱成为标配,没有金钱激励,用户很快会流失,平台是否会陷入无休止的烧钱大战呢?

    这种撒钱模式能持久吗?极光大数据认为,平台在这场竞技中最大的收益就是流量,至于撒钱模式能否持久,更多取决于平台能够通过哪些方式将吸引过来的流量进行变现。“我们倾向于认为这类节目会为直播行业带来一个小高峰,一旦变现模式能被证明有利可图,这类节目将会长久存在于直播平台之中。”张毅则指出,初期撒钱是主要噱头,短时间吸引大量用户关注。但是长期烧钱的做法显然并不可取,想要留住用户并实现流量变现,平台需要在“知识变现”的轨道上发掘更多新型的商业模式。

    北京晨报记者 焦立坤

    ■相关新闻

    35%全职主播月入超8000元 90后主播占比高达67.5%

    北京晨报讯(记者韩元佳)突然刷屏的“全民答题”再度将曾经混战的直播平台推向大众的视野,从“看脸”到“看脑”的转变令人深思。日前,陌陌发布了《2017主播职业报告》,揭露了直播圈的独特“套路”。数据显示,直播圈并非“颜值即正义”,主播和观众均认为“亲和力”、“才艺”排在“颜值”之前。90后是主播大军,占比高达67.5%。

    根据《2017主播职业报告》,主播能够受到关注和打赏,并非仅仅因为“长得好看”。直播受众最看重主播的前三大要素分别是:幽默、有趣;有亲和力、沟通能力强;有才艺、唱跳俱佳。

    此外,直播行业的主播和观众都非常年轻。观看直播的用户中90后占到了60.4%,主播中90后占67.5%,15.5%为95后。从性别比例看,85.8%的主播为女性,男性主播占比不足15%。从地域看,北方男孩更愿意做主播,东北三省(黑、吉、辽)的男性主播占比达63.3%。

    从收入上看,网络主播也是近两年收入最高的新兴职业之一。报告显示,全职主播的收入普遍高于兼职主播,约35%的全职主播月收入高于8000元,兼职主播月收入高于8000元的仅5%;6.6%的全职主播月收入高于3万元。据悉,2017 年YouTube上年收入最高的主播丹·米德尔顿,其年收入高达1650万美元(约合1.09亿元人民币)。陌陌直播平台上2017年度全国十大女主播冠军狮大大,在决赛当晚创造的收入就达到了2147万,相当于2016年德云社一整年的收入。不过,主播的收入和学历、投入在工作上的时间基本成正比。在月收入高于8000元的主播中,本科及研究生以上学历的主播占到了63%。男性主播中高收入占比略高于女性主播,16%的男性主播月收入高于8000元,这与主播行业男性从业人员相对较少,竞争压力小有关。

    相比高收入,主播也是一个高投入职业,需要购入麦克风、声卡、电脑、服装等装备。约15%的全职主播在直播中投入超过5000元,4.5%的兼职主播投入超过5000元,2%的全职主播投入超过2万元。

【责任编辑:王亦】
相关新闻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