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频道 ->> 正文

一份车险所能改变的

http://www.cyol.com 2018-01-09 08:45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中国青年报 胡宁

徐骏

  UBI是什么?与大多数人一样,作为一家拥有UBI核心技术的创业公司CEO,徐骏在加入评驾科技之前对此也只是略有耳闻。

  互联网大潮已经将一个又一个领域彻底改头换面。而在汽车这一重资产行业,互联网似乎还与它隔着一层纱。尽管车联网的实践在中国已近十载,可最日常、也最简单的一个动作就暴露了它的虚弱:当人们需要导航时,首先打开的是手机上的地图软件,而不再是曾经令人感到新鲜的车载导航。

  在稳重、庞大的汽车行业里,徐骏已深耕多年。他曾担任中国长安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助理、长安标致雪铁龙汽车有限公司副总裁、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公司汽车部副主任等职务。

  作为一个老“汽车人”,他并没有将自己完全隔绝于互联网的潮水之外。可是,即便对新兴事物保持着关注与思考,去年11月,当他在飞机上提供的某本杂志中看到UBI车险的介绍时,这些新鲜的内容仍然令他感到惊讶。

  UBI(Usage Based Insurance),是一种将驾驶行为与使用车辆相关数据相结合的个性化车险。理论上,具有安全驾驶行为表现的开车人更能获得保险费用的优惠。用户将为自己“如何开车”买单。

  20多年的整车厂高级管理经验,立刻让徐骏意识到,能够勾连汽车行业和保险行业两个庞然大物的桥梁出现了。新世界的大门也由此敞开。

  万亿与万亿之间

  整车厂每年上万亿GDP的产值,和保险近万亿GDP的产值,曾经关联较少。但是互联网和大数据的飞速发展,意味着UBI不只是嫁接万亿市场的桥梁那么简单。在徐骏眼中,它们背后有着更大的市场。

  徐骏突然想起自己有位朋友正在做UBI方向的创业。一下飞机,他立刻拨通了评驾科技创始人李献坤的电话。经过短暂沟通,徐骏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在离开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公司一年之后,他要回到他最熟悉的汽车领域,同时进入全新的互联网大数据领域。

  他的事业也由此进入一个特别的阶段:从大型国字头企业的高管到管理一家只有几十名员工的科技创业公司。互联网和大数据能为汽车加上怎样的“油”,保险又会与之发生怎样的化学反应,这些未知都令他感到兴奋。

  “商人,甚至任何一个人都会对此有激情。它在国外是可以实现的,在中国又正在发生。”徐骏说。

  在欧美国家,UBI已有十余年的推广历史。从最初简单地装硬件、回收数据,到如今能通过车载设备或手机实时采集数据,全面分析司机行为,UBI尽管还未迎来全球性的爆发式增长,但是在意大利、美国、英国等国家,已显示出它在提升行车安全、降低赔付成本和规范驾驶行为等方面的潜力。

  在欧美国家,选择使用UBI的用户在逐年增加,目前在意、美、英等国用户已达千万级。用户的每一个急刹车、闯红灯、超速等违规行为,行驶的里程、使用车辆的时间和习惯,都以数据的形式存储到云端。一方面,他的行为习惯将被算法转化成驾驶风险系数分析;另一方面,他也能够获得由于驾驶风险降低而带来的实实在在的优惠,和盗抢车辆定位、道路紧急救援、车辆实时报告等增值服务。与此同时,保险中的诈骗行为也能通过UBI得到相当程度地遏制。

  国内的UBI公司也随着政策环境的变化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2015年年初,保监会正式发布《关于深化商业车险条款费率管理制度改革的意见》,随后在六省市正式启动车险费率市场化试点。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正式开始。兴业证券的一份行业研究报告指出:“对于市场化费率,其中最核心的因素就是数据,基于用户行为数据的差异化定价保险(UBI)将成为这一波车险改革的重中之重。”

  两年来,随着汽车保有量的增加,中国车险行业近年持续高速增长,2016年的市场规模已近7000亿元。但与此同时,车险行业效率低下的弊端也愈发突出。徐骏在思考,如何才能让这个庞大的传统产业借助技术的力量变得轻盈起来?

  在今年加盟评驾科技之后,徐骏与李献坤组成的公司“大脑”达成了共识,UBI只是一个开始,远远不是数字化生活的全貌。

  数据驱动的“生态链的变化”

  如同方向盘的中轴,UBI将主机厂、设备供应商、保险公司、数据公司和政府机构勾连在了一起。而令徐骏兴奋的“十倍的市场”,却不仅局限于UBI,而是一种由数据驱动的“生态链的变化”。

  UBI对驾驶行为的改变在徐骏本人身上显而易见。使用评驾App半年多来,徐骏会注意控制车速、避让行人和其他车辆。他认为,一旦UBI规模化落地,在行为习惯的文明与否和油费、保险费的折扣挂钩时,使用者的驾驶习惯改变将是迅速的。

  不仅如此,UBI等行为数据采集和处理的相关产品还将重构车厂制造链。“过去,车厂与用户之间缺少联系。但是对驾驶行为的研究,会让死数据变成活数据。”徐骏说。通过与车厂合作、打入前装市场,用户的驾驶行为数据会被采集,车厂与用户间不再是一次性的交易,而是会得到用户对车辆设计的反馈,增加用户与车厂间的黏性。原本躲在车后面目模糊的用户,将会得到更精准的用户画像。

  而在车辆的售后服务中,相关应用能让用户明确知道,多少次急刹车会造成配件和车身怎样的损失,提示什么时候该去保养,从而实现车辆跟售后系统的联动。

  目前,评驾App已经在多家合作的车企和保险公司平台推广落地,对接数据达到千万级。徐骏将公司的目标和方向进行了三次转型:从一家UBI公司,到基于驾驶行为数据的大数据公司,最后他希望公司的定位为一家“研究用户行为的大数据公司”。

  “人的行为对社会所有行业产生商业价值。”在徐骏看来,研究用户的生活行为习惯,将衍生出庞大的产业。当评驾科技转型到用户行为公司后,不仅“让用户改变习惯,更安全出行”,同时也可以“利用数据,对相关的B端(机构)和C端(用户)进行升级优化”。

  在徐骏的设计里,无论应用程序内置在手机还是车辆中,使用者都能通过它进一步将生活便利化。保费的优惠是第一步。去哪里、为何出行、如何到达,将能串联起各式各样、体量巨大的商业机构、基础设施,从而形成一片数据的汪洋。比如,一个想前往某化妆品专柜的人,在通过应用程序规划路径时,得到的服务不仅是单纯的实时交通情况的报告,还包括能顺畅地实现其目标的各类信息,如路线的替代方案、沿途服务介绍和目的地附近休闲娱乐的推荐。

  通过驾驶行为做入口,牵连出的用户行为数据,将为智慧城市、智慧交通提供解决方案。这也是徐骏设想中的重要一环。不合理或已不能满足现有需求的道路设计也将被数据反馈优化,为政府机构完善基础设施建设提供合理建议。

  徐骏相信这将是方向。但是目前,UBI仍处在起步阶段。这一切愿景的时间表,还受制于政策法规、市场环境等因素。一旦条件成熟,行为数据会迎来“爆发级增长”。

  UBI想真正进场仍需时日

  “从年龄上,我已经算是中老年创业了。”徐骏说。加盟评驾科技近一年来,他每周都往来于上海和深圳,头发变少了,白发增多了。以往保持的周末打球的习惯已消失在一场场合作洽谈中。他看过的行业杂志上,都布满这位行业“新人”的勾画和批注。

  此前,他平均每四年会更换一次岗位。从造枪造炮到造车、研究数据,于徐骏而言,“喜欢折腾的人,越不熟悉的东西就越喜欢去折腾,哪里有该闯的空间就该去从事。”过去,作为造车的人,能看到“有形的、固化的东西在出现”,而现在,徐骏在从事“一种无形的产业”。

  在他看来,掌握数据的公司提供给客户的是几张纸的报告,而保险行业也是靠着那几张纸的无形生意。这两种无形的相遇,却构成了竞争。

  “UBI动了传统车险行业的奶酪。”徐骏说。

  但是搅局者UBI想真正进场仍需时日。“目前国内没有推广特别快的UBI公司。”徐骏介绍。“国外是一个体制和法规非常健全的市场。同时拥有适配的、崇尚规则的用户和健全的社会体系。”而具体到中国国情和用户驾驶习惯,UBI需要探索更具针对性的发展模式。

  在国内,一方面,UBI仍是陌生事物,消费者的意识还不到位。另一方面,目前的汽车保险有诸多人为因素,不同保险公司间的竞争十分激烈。“有时会出现一个公司说给客户五折,另一个就说四五折的情况。”当UBI真正落地,一线的保险经纪员可能面临失业。

  需要突破的阻碍重重。而作为中国保险信息技术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牵头的车联网保险数据标准组组长单位的负责人,徐骏见证和参与着的改变正在发生。

【责任编辑:王亦】
相关新闻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