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频道 ->> 正文

橡胶价格上涨,农户增收;橡胶价格下跌,购买的看跌期权收益可用于赔偿农户

海南:保险+期货 胶农稳收获

http://www.cyol.com 2017-12-06 09:24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人民日报 黄晓慧

    一笔特殊赔款让376位胶农看到了希望。

    “没出一分保费,却拿到了保险公司的赔款。” 近日,琼中新发农民橡胶产销专业合作社负责人罗文雄这样告诉记者,这笔赔款总共11万多元,每位胶农拿到的钱不多,但对于因胶价持续低迷而不得不停割的胶农,尤其是合作社里的156位贫困户,这钱让他们重获信心。

    罗文雄口中“不出保费却拿赔款”的保险是由上海期货交易所扶持、中国人民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配合实施的一个扶贫项目。今年6月,该项目在海南省白沙黎族自治县正式落地,是全国首张以保障农户天然橡胶价格为保险标的的保单。目前,该项目已承保橡胶1.2万吨,保险金额1.8亿元,为1万多户胶农提供保障,其中3528户胶农为建档立卡的贫困户,覆盖橡胶面积占海南省橡胶种植总面积的23%。

    致富香饽饽变烫手山芋,胶农陷入转型困境

    罗文雄13年前开始种橡胶,家庭收入主要靠现有的70亩胶林。

    “没有哪种农作物能像橡胶这样有稳定的收成。如果每吨干胶的价格能保持在1.5万元以上,农民的日子就很好过了。”回忆起胶价高企的那几年光景,罗文雄感慨道。

    鼎盛时期,每吨干胶的价格高达4万元,橡胶成为海南中部几个市县农民收入的主要来源,也是当地百姓脱贫致富的首选。然而,近几年来橡胶市场价格“跌跌不休”,2015年每吨干胶的价格更是跌破1万元,还不及2011年干胶价格的1/4,远低于生产成本。胶价的持续低位徘徊,使得橡胶这个曾经致富的香饽饽成了烫手山芋。

    “这几年每吨干胶除去成本才挣1000多块钱,连请割胶工人的工钱都付不起,只能弃割。坦白说,很多胶农想砍了橡胶改种槟榔等行情好的作物,但是很多胶林是国家公益林,橡胶又是国家的战略物资,不能砍。”罗文雄说,胶农们抱团想办法,发展林下经济及山鸡、五脚猪等特色养殖业,但难成气候,种了几十年的橡胶仍是当地的主导产业。

    直到今年初,中央一号文件提出“深入推进农产品期货、期权市场建设,积极引导涉农企业利用期货、期权管理市场风险,稳步扩大‘保险期货’试点”,胶农的困境变得有方可解。

    中国人保旗下的人保财险海南省分公司总经理徐青说,一直以来,我国的农产品很难和期货、期权等资本市场建立有效衔接,农产品生产者无法利用资本市场对冲价格风险,天然橡胶就是最典型的“挂不上资本市场”的农产品。“中央一号文件坚定了我们与期货行业合作的信心”。

    天然橡胶拥抱资本市场,兜住贫困胶农收入

    在人保财险海南省分公司农险部,该项目负责人杨国锴向记者介绍了天然橡胶是如何通过价格保险“找到”资本市场的。

    投保人以天然橡胶的目标价格进行投保,保险公司只收取其中极少部分的保费作为基本的运营费用,绝大部分保费拿去购买期货公司风险管理子公司天然橡胶的场外看跌期权进行再保险,以对冲天然橡胶产品价格下跌可能带来的理赔风险。而期货公司风险管理子公司在期货交易所进行相应的复制天然橡胶看跌期权操作,以分散价格下跌的风险。通过这样的再保险方式,保险公司将风险转嫁给资本市场,从而保证胶农在橡胶价格下跌时获得保险的赔付。

    产品的设计有了,那么,保费由谁来出呢?

    “以往的农产品价格保险,保费都是采取农户出一部分,中央、省、市县三级财政配套补贴,但作为试点的扶贫项目,首先要考虑贫困胶农的实际情况和项目公益效应、扶贫效果,保费不由农户承担。”杨国锴说,在此项目中,上海期货交易所承担起整个项目的所有保费。

    “项目启动之初,上期所就明确提出了试点必须面向贫困区县,最好是国家级贫困县的要求。项目在海南、云南14个贫困区县试点,其中12个为国家级贫困县,覆盖海南全部的国家级贫困县,很多受益的胶农是当地的建档立卡户以及少数民族贫困人口。”上海期货交易所党委书记姜岩表示,“履行金融扶贫、‘保险期货’精准扶贫的社会责任”是上期所参与该项目的初衷。项目的创新在于把以前看上去毫不相干的金融衍生品工具、期货市场套期保值的功能、规避风险的理念和精准扶贫事业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项目实现了对橡胶市场风险的汇聚、分散和转移,有利于提高胶农抗风险能力,减少了胶农因胶价波动应对不足而返贫的风险,能够更广领域、更深层次地打开保险业的风险敞口,保护广大胶农经济利益和生产积极性,并且成功兜住贫困胶农收入。”海南保监局局长王小平说。

    保险扶贫转向常态化,政府扶持必不可少

    截至今年10月,人保财险海南省分公司先后在白沙、琼中等6个市县开展天然橡胶期货价格保险业务,已实施的项目总保费规模1250.91万元。据初步测算,如果该项目覆盖全省橡胶园的话,需要总保费规模逾3亿元,保费从哪里来,将直接影响该项目的推广。

    此外,杨国锴说,该项目还存在保障价格定价的问题。“在上海期货交易所天然橡胶主力合约价格偏低的情况下,保障价格如果按照目前的确定标准,即根据市场现价的一定比例、不超出过多来确定的话,较难触发理赔,存在保障程度不足的问题。而保障价格定价超出现价太多,又会大幅提高保险成本,项目难以为继”。

    农业保险大多是政策性保险,政府扶持必不可少。“以美国为例,近几年来,农户收入保险的保费构成中,政府扶持部分超过62%,其余部分为农户负担。”姜岩表示,上期所将积极争取政府的支持,探索建立长效机制,以实现“保险期货”向政府扶持下的政策性农业保险方向转型。只有农户和社会各方适当承担部分保费,项目才能持续铺开、深化,惠及尽可能多的胶农。

    徐青建议,要扩大保险保障的水平,除了地方财政适当加大投入之外,海南要用足中央给予的优惠政策,大力发展天然橡胶国家战略基地,积极申请将橡胶期货价格保险费纳入中央财政保费补贴范围,有利于提高橡胶期货价格保险的覆盖面。“对于那些脱贫攻坚重点对象,建议地方政府通过保费补贴或保费全免的方式进行精准扶持”。

【责任编辑:王亦】
相关新闻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