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频道 ->> 正文

卡住环保喉咙的外卖垃圾怎么解

http://www.cyol.com 2017-09-26 06:44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中青在线 张均斌 童倩

  近日,重庆市绿色志愿者联合会起诉饿了么、美团外卖、百度外卖三大外卖平台,指其在向消费者提供服务时未尽到责任以致造成资源浪费、环境污染。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已宣布受理上诉案件。

  这只是目前外卖垃圾困局的一幕缩影。近段时间,一场由外卖垃圾所引发的环保论战持续发酵,越来越多的人将目光聚焦在了塑料餐盒、塑料袋等外卖垃圾所带来的环境污染问题上,有人甚至发出“外卖毁灭下一代”的感叹。外卖平台广受指责,甚至被诉诸“公堂”。

  行业极速扩张之后,舆论持续关注,政府的监管也如“达摩克利斯之剑”般高悬于顶,如何处理外卖垃圾所造成的环境污染成了社会各方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外卖垃圾处理困局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40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今年6月,我国网上外卖用户规模达到2.95亿人,随着网络订餐的风行,一次性餐具使用量也大量增加。

  “中国目前一次性餐具总量大约是100万吨”,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综合业务部高工周黎丽指出,外卖餐具大部分都是塑料制品。

  这些塑料制品由于轻薄,大部分并没有太大的回收价值,只能流入垃圾处理厂,或被焚烧,或被压缩填埋,北京市马家楼分选转运站党支部书记杜建刚曾表示,外卖垃圾一般可归为资源类和焚烧类两种,不过对于哪些外卖垃圾属于资源类,哪些属于焚烧类,则需要专业人士来判断。

  在实际操作中,马家楼分选转运站站长刘凯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介绍,从各处环卫中心运来的垃圾要依次经过人工和机器的分拣。

  “现在的分拣是把塑料瓶、塑料盒混装在一起的,塑料瓶和塑料餐盒基本分拣的量每天在3~4吨。”刘凯表示,目前,马家楼分选转运站的车间每条垃圾分拣线都设置着3个工位来捡可再生资源,由于皮带机传送的速度比较快,所以最终只能拣出来一小部分,没拣出来的就拿去焚烧或者填埋了。

  而无论是焚烧还是填埋的处理方式都被环保人士所诟病。塑料餐盒不易降解,填埋会给环境造成很大压力;含氯元素的塑料餐盒焚烧后会产生一级致癌物二英,对人体健康造成极大危害。

  自然降解耗费时间漫长、回收处理无利可图、焚烧会造成环境污染……处理外卖垃圾的路上布满荆棘。

  “这个问题是系统工程,挪用一个食品安全的词来讲,需要社会共治。”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食品科学技术学会副理事长孙宝国认为,外卖垃圾不单是某些平台或者个人的责任,方方面面都需努力。

  多方合力应对难题

  一个可喜的现象,是为应对环境挑战,各方都在做着努力。

  2016年,北京环卫集团成立了北京微环境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微环境”),将前端垃圾分类、中端垃圾运输、后续垃圾处理等产业链整合在一起统筹负责。截至目前,微环境已经和全国各地450个小区达成了协议,做垃圾分类回收的试点。

  据2017年中国人民大学发布的《北京市城市生活垃圾焚烧社会成本评估报告》计算,如果实施分类减量,实现源头分类、厨余单独处理、可回收物资源回收利用,能够使得生活垃圾管理社会成本从2015年的42.2亿元降低至15.3亿元,降低64%。

  “我们把小区、学校、单位都纳入系统里面,采取激励政策,激励居民自觉进行垃圾分类,通过互联网进行实时监测。”微环境运营支持专员向南江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过去半年,“垃圾智慧分类模式”正逐步向全国各区域铺开,现在线下铺设回收柜已达932个,用户覆盖5个城市16个区县,其中回收的塑料部分总计达12余吨。

  相关政府部门也加强了塑料餐盒安全标准的制定与出台。2016年10月19日,国家卫计委清理整合了食品安全国家标准GB 4806.1-2016《食品接触材料及制品通用安全要求》和GB 4806.7-2016 《食品接触用塑料材料及制品》,对一次性餐盒的通用安全性和具体的安全指标进行了明确规定。其中GB4806.7是产品标准,今年4月19日已实施;GB4806.1是基础标准,将于今年10月19日实施。

  各大外卖平台也纷纷对社会的环保要求作出回应。此前,饿了么已启动“蓝色星球”环保计划,措施包括对使用环保餐具的餐厅商户给予流量扶持,为商户对接优质低价环保餐具供应商等,承诺逐步淘汰平台上的非环保餐具。美团外卖也于9月启动“青山计划”。

  除此之外,今年下半年,在北京市食药监局指导下,外卖平台开展了一次性餐盒自查抽检,共采集25家企业48家在线商户的58批一次性餐盒,按照GB 4806.7-2016《食品接触用塑料材料及制品》中规定的总迁移量、重金属、脱色实验等安全性指标进行了检测。

  “从抽检结果看,一次性餐盒的安全性风险是比较低的。”食药监总局食监三司原副司长、饿了么首席食品安全官王三虎表示,下一步,饿了么、百度外卖等平台对外卖餐盒会加强管理,严格控制一次性餐盒的采购管理,同时和相关协会合作,探索推荐合规一次性餐盒生产企业的做法并加强抽检工作。

  “社会共治”仍需突破

  “我觉得最关键的就是循环利用,循环利用就是三化——减量化、无害化、资源化。”中国循环经济科技成果转化促进中心副主任、总工程师曲睿晶认为,现在处理外卖垃圾的方式仍有很大不足,无论是前端垃圾分类、中端运输还是末端处理都远远没达到循环利用的标准。

  据了解,目前市场上外卖餐盒材质多为PP5(聚丙烯),因其具有无毒害、耐高温、重量较轻等优势,而被外卖打包广泛使用,但同样因为轻薄,其回收价值也较低,大部分回收站并不愿意回收。

  “现在还不够厚,无论重量还是厚度,包括材质,都还是不够的,只有做厚了才能循环利用,薄了的话只能做无害化处理。”曲睿晶建议,从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来讲,外卖平台作为获利者应该承担社会责任,把餐盒做出自己的标准,平台最好有自己的回收处理产业链,形成一个循环利用的闭环。

  这个“闭环”也正是向南江、刘凯他们努力的方向。“整个收运体系统一归口到一个企业来做的话,才有可能起到前端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最后达到分类处理的目的。”刘凯介绍,目前北京市的整个收运体系比较复杂,前端投递是各个区的环卫中心负责,从垃圾楼清运到转运站、从转运站转运出去这部分才归他们负责,归口不统一,很难协调。

  向南江也指出了同样的问题,他觉得在和一些小区做合作试点时,主要的障碍来自街道办或者物业,这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影响了线下铺设回收柜的进程。

  “政府的有关部门要制定一个规则,把废弃的塑料餐具回收再生体系建立起来,加强管理,做好检查。”周黎丽建议。

  而对于如何减少塑料餐盒的数量,鼓励消费者和外卖平台重复使用外卖餐盒,曲睿晶分享了“押金制”和“基金制”两种制度。“押金制”责任在消费者端,消费者只有退还外卖餐盒才能拿回自己的押金;“基金制”责任在外卖平台、平台商家等企业端,由其成立回收处理专项基金,用于支付回收利用所需要的成本。

  “把绿色消费贯穿在企业的销售全过程当中,才能实实在在地让每个消费者参与循环利用。”曲睿晶表示,“押金制”和“基金制”可以相结合使用,让企业和消费者共同承担责任,政府要加强立法和监管,承担管理责任,这样才能逐渐形成“社会共治”的格局。

【责任编辑:罗征】
相关新闻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