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频道 ->> 正文

“互联网+公益”爆款怎么玩

http://www.cyol.com 2017-09-01 13:34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中青在线 张敏 李想

近日,杭州一地铁站多了一道特别的“爱心台阶”。该楼梯上下两端分别设置了红外感应器,当乘客走完这59级台阶时,旁边的大屏幕会记下步数,并将这步数转化为公益事业的捐款,因此吸引了不少杭州市民和游客前来走过“爱心台阶”。视觉中国供图

  打开朋友圈,一幅幅由自闭症患者创作的图画跳了出来。这场公益活动被网友称为“最美刷屏”,仅仅半天,就募集了1500万元善款。

  8月29日上午,互联网公益募捐项目“用艺术点亮生命”火爆整个朋友圈,很多用户通过“小朋友画廊”H5购买由心智障碍人士画的图画,其所付费用将捐赠给相关机构。

H5意外“泄漏” 提前引爆网络募捐

  身为这场活动的策划之一,活动的火爆程度也让上海艺途公益基金会(WABC)品牌传播负责人吕涛感到惊讶。

  8月29日9点左右,朋友圈开始出现大量捐款分享的截图,到12点,参与人数已经超过200万,14点13分,项目完成筹款目标1500万元,此时参与人数已经达到580多万。一位网友表示“我还想继续买几幅,但页面显示已经完成筹款目标。”

  这场火爆的网络募捐,源于一次意外的“泄露”。据腾讯公益介绍,这个H5本计划在线下的画展中发布,市民通过扫描画作旁的二维码捐款,“但合作伙伴非常喜欢,自己转发到了朋友圈,也没有告知我们”。

  在吕涛看来,线上的公益募捐活动这么受欢迎,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活动很有趣味,易于传播,二是作品很美,很打动人心。

  参与这次捐赠的网友行建认为,这次的活动与其他互联网公益不同,让用户看到了可知可感的东西,具备了线下公益的影子,“让施助者感受到公益的力量。”

  “更重要的一点,这次公益行动不是施舍,而是购买行为。”行建认为,这次公益活动中,患者和施助者之间是平等的,这是他们的智慧所得,而不是对方的施舍,“这会让施受双方都觉得好受一些。”

  WABC创始人苗世明认为,本次活动展示给公众的不是苦难,而是患者的生命和活力;另外,帮助别人有很多途径,扩散并且让更多的人知道并接纳这个群体,也是一种公益的参与。

互联网让公益越来越好做

  “传统公益往往由官方发起,而互联网+公益打破了时空局限,通过自媒体能带来很大的影响力,受众的参与方式也变得多元。感觉公益越来越好做。”参与此次活动的一位网友说。

  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互联网+”概念。移动支付兴起和互联网平台发展,降低了公众参与公益的门槛——这一年,行善App通过记录用户步数,每走1000步,就可以为公益机构捐赠1元;江苏科技大学学生团队研发了聋人自然手语翻译器,搭建了普通人与聋哑群体沟通的桥梁;公众号e农计划通过移动互联网做电商平台,向城市提供农产品,实现乡村增收。

  “目前国内的公益募捐处于两种极端,一是靠‘卖惨’求着大家捐款,一种是站在道德制高点批评公众,似乎在逼着大家捐款。”资深媒体人、CSR环球网发起人梁宝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次活动与以往大大不同。

  如今,创意型公益越来越多。去年,支付宝上线一款环保公益产品“蚂蚁森林”,把每个人行走、线上缴费等行为产生的减排量科学地测算出来,用于浇灌自己的虚拟树。一棵虚拟树长成,支付宝就联合公益组织在地球上种下一棵真树。

  “The Voice Donor”公益活动中,用户关注“为盲胞读书”公众号以后,根据提示点击“读”,便可自动获取一段读物,录下一段音频信息后,后台会将这些信息加工成为一段有声读物供盲胞阅读。

  高德地图也曾经发起过有关“走失儿童”的公益活动,将走失儿童的信息汇总。父母一旦发现孩子走失时,可以一键报警或者实时上传孩子照片,从而帮助家长尽快找到孩子。

  “互联网让一切人都可以帮助一切人,人们打开手机可以了解和参与很多公益项目。”南京大学公益学院创始主席侯印国说,“互联网也打开公益项目全新的思维模式,给我们带来无穷可能”。

互联网公益应提高透明度,让网友更信任

  善款去了哪儿?怎么使用?是不是有企业参与分成?“小朋友画廊”H5火爆几个小时后,质疑的声音就出现了。

  对此,苗世明和腾讯公益分别进行回应,称善款将用作WABC发起的“用艺术点亮生命”的项目,善款将先到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深圳市爱佑未来慈善基金会,由爱佑分阶段、按照项目打给WABC,并由爱佑对其进行监管,未来所有的账目都将在基金会官网公开公示。

  网友的质疑并不无道理,互联网公益兴起后,网友们的热心多次被恶意消费,造成“杯弓蛇影”的心理。

  平时很少参加互联网公益的施帅鹏这次也没有参与捐款,看到刷屏的画作他也曾想过购买,“但我看到只是买屏保,不是买实物,所以就没有购买。”他对互联网公益一直抱有怀疑的态度,“这个就像网购一样,很多东西是见不到的,线上公益我的接受程度比较低,信任度不够。”

  基金会中心网和清华大学廉政与治理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基透明指数显示,中国基金会行业透明度为48.39分,距离满分100分还有较大差距。

  基金会中心网副总裁陶泽认为,互联网公益受到大量质疑,主要是因为透明度不高。慈善组织不仅要埋头做事,同时也应该重视信息公开,用透明口袋来打消公众的疑虑,建立公信力。

  腾讯公益项目财务披露显示,2016年8月17日至2017年6月30日,WABC项目收入约370万元,公益支出约233万元,执行进度约63%,“现在项目捐款已经涨到1500万元,这是对上海艺途公益基金会执行力的一次考验。”陶泽认为,善款的使用计划将吸引更多公众的目光,如果WABC能够在收入高速增长的情况下,通过主动的信息公开用事实证明把善款及时地用到了实处,让公众更清楚地了解自己的捐款去哪儿了,将进一步赢得公众更大的信任和支持。

  记者了解到,有绘画天赋的患者也只是心智障碍人群中的一部分,大部分患有自闭症的孩子并没有过人的天赋,他们有些连生活都不能自理,表达自己的需求都很困难。从事特殊教育的毛洁说,她希望人们关注的不仅是这部分有天赋的孩子,还能关注到那些普通的心智障碍人群。

【责任编辑:李伊涵】
相关新闻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