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频道 ->> 正文

孙宏斌抓紧“切割”乐视 贾跃亭的“财技”怎么办

http://www.cyol.com 2017-08-25 10:45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北方网

    资金链危机全面爆发之后,贾跃亭时代的旧乐视体系被接盘者快速切割。以新任董事长孙宏斌为代表的管理团队,正让“新乐视”的面目愈加清晰。比起业务架构和商业模式的重新规划,乐视系各类债权人和上市公司中小股东更为关心的是,切割后的“新乐视”剩下了什么?贾跃亭的“财技”戛然而止后,乐视网的账目能否以真实的资产和盈利情况示人?

    在去年年报首次被出具“非标”审计意见后,乐视网即将在本月底发布中报,这也是乐视网上市以来的首份亏损财报。根据业绩预告,上半年乐视网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预计亏损6.37亿至6.42亿元,原因包括业务收入下滑、版权及应收账款资产减值等。

    中报巨亏,亦可视为新老乐视的一次划断。饱受诟病的会计处理,难再维系亮丽的业绩增速。而资产减值等问题的爆发也进一步显示着,新乐视的崛起还需要应对庞杂的关联交易、应收账款的回款、资产减值是否充分等更多挑战。

    “资产减值”是否一步到位?

    巨亏的业绩预告,撕开了乐视网报表下账目真貌的一道口子。超过2亿元的资产减值计提规模,更进一步加剧市场对于乐视网资产质量的担忧:哪些资产开始“挤水分”?此次减值是“一步到位”,还是仅仅刚开始?

    对于上半年的巨亏,乐视网在公告中给出三个理由。其一,公司广告收入、终端收入以及会员收入均出现较大幅度的下滑。其二,公司二季度未对外进行版权分销业务,导致版权分销收入同期也大幅下滑。其三,上半年乐视网的资产减值损失计提规模较大,约为2.3亿元。其中无形资产版权减值准备1.3亿元、存货跌价准备0.02亿元、应收账款坏账准备0.98亿元。

    资产减值对业绩的冲击显而易见。事实上,从去年起,乐视网异常激增的应收账款已经开始引发多方争议。截至2016年末,乐视网的应收账款金额达到86.86亿元,相比上年同期的应收账款33.6亿元,增长了158.51%。至今年,应收账款规模继续飙涨,今年一季报时乐视网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已达95.37亿元。

    关联方欠款,是推高应收账款的重要原因。2016年末,来自乐视网关联方的应收账款余额达38.02亿元,是同期应收账款总额的43.77%。其中,应收账款前五位均为关联方,合计欠款达到29.03亿元;仅一年以内的应收账款额就有28.84亿元。这意味着,乐视网去年新增的超过53亿元应收账款规模中,来自这五家关联方的新增欠款就已经超过了一半。

    乐视网对此的解释是,应收账款增长主要由销售收入增加而导致。结合此前公告,更直接的影响是源于超级电视去年转变了销售模式:由子公司乐视致新的自行销售,调整为销售给关联方乐视智能终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智能终端公司”),再销售给关联方乐视电子商务公司和乐帕营销服务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乐视网去年的年报,还被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带强调事项段的审计意见。强调事项段所指的,正是由上述销售模式转变导致的关联交易增加,以及贾跃亭对应收账款提供了担保。

    审计机构的提示,并不多余。在此次中报预告中,乐视网中期已计提近亿元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正如非标意见之前所强调的,在当前市场环境和乐视体系巨变中,巨额关联方欠款正直面“保障措施难保障”的尴尬局面。乐视网应收账款的风险,目前仍有加剧之势。

    在不久前针对深交所监管问询的回复中,乐视网表示,公司由于经营发展和商业模式特点的需要与关联方存在因销售货物、提供服务等经营性业务产生的应收账款。根据还款计划的约定,去年年末关联方合计38亿元的应收账款将分阶段在今年年末全部收回。截至5月,已完成还款占期末应收账款比例为42%。

    为保障还款,乐视网及关联方所采取的措施包括有,由实际控制人(原)贾跃亭督促相关主体按照双方约定付款进度付款、非上市公司通过变卖部分资产和引入新投资者等方式筹资还款。同时,贾跃亭还对上述应收账款提供担保。

    但进入今年以来,乐视网的主要欠款方资金情况持续紧张,且贾跃亭及其关联方资产还被银行采取保全措施。“如果上述情况持续存在,则会在实质上影响剩余应收账款的可回收性。”公司表示。

    版权减值突“变脸”

    一纸巨亏的业绩预告发布后,乐视网影视版权的无形资产减值也突然爆发。中报预告称,乐视网无形资产版权减值准备约1.3亿元。事实上,以影视版权为主的无形资产逐年高企,其过去的减值和摊销情况早已引发极大争议。

    对比过往三年的年报,乐视网的无形资产主要由非专利技术、系统软件、影视版权组成。其中,影视版权2014年至2016年末的账面价值分别为29.11亿元、38.3亿元、50.75亿元,增长迅猛,且一直维持在无形资产总额的七八成比重。但与账面资产的增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上述阶段内,影视版权无形资产在2014年计提过55.47万元减值,此后两年内都没有新增版权减值准备。

    相关业务收入下滑已在业绩预告中得到证实,这或是导致年中进行版权减值准备的最直接因素。

    而另一方面,在商业模式层面,乐视上市公司体系与非上市公司体系正在被接盘者快速切割。打破了贾跃亭时期乐视的运作手法,并同样也带来资产减值的需求。

    一位接近乐视的资深业内人士就透露,按照乐视的战略,内容体系是为会员提供服务的,最终都是为了促进终端产品的销售。具体操作中,内容部门的部分影视内容版权采购,推动会员的销售;但乐视会员的计费为时段性,不会直接覆盖、冲抵单个版权的成本。此外,乐视会员还多与终端捆绑销售,如买会员送电视等促销活动。因此,各业务板块之间存在一定的收入配比问题。

    该人士继续介绍,由于乐视的终端之前一直主打低价战,导致终端部门亏损严重;部分内容部门或会员的业务收入并没有真正回流,一部分就以欠款的形式存在。“之前乐视各板块之间的资金往来,是由贾跃亭自己调节和平衡。但融创进来后,明确表态要把上市公司体系和非上市公司体系彻底切割,对于部分明知回收不了的欠款,就会作为坏账计提,可能还会通过其他方式分摊到各业务成本中去,并在上半年做了集中计提。”

    贾跃亭式“财技”戛然而止

    资金链危机全面爆发之后,贾跃亭时代的旧乐视体系被接盘者快速切割。以孙宏斌为代表的管理团队,正让“新乐视”的面目愈加清晰。无论是业绩大幅波动,还是资产意外减值,也多受此背景因素影响。然而,比起重新规划业务架构和商业模式,市场还密切关注,支撑过往亮丽报表的种种“财技”是否继续?乐视网真实的盈利水平何时能够示人?

    过去几年间,乐视网业绩表现亮丽,但其会计处理手法也饱受诟病,尤其以上市公司体系和非上市公司体系的运作最为繁杂。其中,通过少数股东损益来承担利润亏损,已是乐视网财报中公开的秘密。

    以去年年报为例,乐视网2016年归属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盈利达到5.55亿元;但合并利润表上,合并后的净利润却亏损2.22亿元。今年一季度末同样如此,乐视网当期实现归母净利润盈利达1.25亿元;但合并利润表上,合并后的净利润亏损35万元。而再往前回溯,乐视网自上市的第二年起,上市公司归母净利润一路上涨,但合并净利润却震荡下滑。

    导致上市公司净利润和归母净利润出现巨大差异的,是少数股东损益的巨额亏损。从数据上来看,从上市第二年起,乐视网财报中的少数股东损益就开始亏损,亏损额更逐年加大。

    少数股东损益,主要来自乐视网的非全资子公司。在去年底时,乐视致新、乐视网文化发展公司、乐视云、乐视电商4家非全资子公司全部出现亏损。按持股比例合计,少数股东损益的亏损高达7.77亿元。

    在上述业内人士看来,这符合贾跃亭此前的一贯思路,即将亏损业务留在上市公司体外、将盈利的资产装在上市公司。但有审计从业人员对此表示,存在少数股东损益并无可厚非,但由于部分非全资子公司与上市公司受同一控制人控制;尤其乐视电商此前还通过受让表决权等方式,以较少的持股占比,实现对子公司的控制权和利润并表,这一操作合理性有待商榷。

    在上市公司体系和非上市公司体系之间进行利润调拨,在乐视电子商务的股权变迁中,体现得更加直接。

    乐视电商最初是由乐视网搭建的线上销售平台,乐视网持股30%。乐视控股又将所持股份对应的所有提案权、表决权委托给乐视网。因此,乐视网合计持有乐视电商70%的控制权,将后者纳入了合并报表范围。但乐视电商一直深陷亏损的泥潭,去年末时已巨亏7.5亿元。乐视网去年10月将乐视电商15%股权转让给乐荣控股,并在今年3月宣布放弃乐视电商的控制权。

    按股权比例,乐视网去年本应承担乐视电商的亏损2.21亿元。而放弃亏损子公司的控制权后,其利润出表;但对于这次交易影响的处理,上市公司和审计机构出现了截然不同的判断。乐视网最初判断应计入投资收益,这意味着合并利润将直接增厚逾2亿元。其还在这个判断基础上,于今年2月发布了业绩快报。

    但审计机构表达了不同意见,认为乐视电商控制权的变化是在贾跃亭同一控制下完成的。参考相关的准则和监管规定,此次交易影响应属于权益性交易。在会计师的认定下,此次交易影响最终被计入资本公积。因此,在年报正式发布时,经审计后营业利润与利润总额更正为超3亿元的亏损,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也下调至5.55亿元。乐视网还就财务数据大幅“变脸”的发表致歉声明。

    类似放弃乐视电商控制权的这类处置,并没有彻底解决资产的亏损情况,更多起到了控制、减少拖累上市公司财报的成效。对于“新乐视”而言,当务之急是,类似饮鸩止渴的操作戛然而止之后,乐视网的业绩是否能够“推倒重来”?

    在二次更正后发布的2016年年报中,乐视网曾表示,乐视大屏今年将率先实现扭亏,预计将对乐视网的经营业绩产生积极的影响。资料显示,乐视致新的主要业务是超级电视的生产、销售与大屏运营,收入将主要包括硬件和会员费收入、广告游戏联运和大屏购物等增值收入,去年亏损额超过6亿元。

    对于年内肩负着扭亏重任的乐视致新而言,出现在其身上的销售模式转变,在去年已被审计机构出具“非标”意见。上述审计人士就指出,此前由乐视网子公司自行销售,收入需要与上市公司并表和抵销;而当前转由受同一控制人贾跃亭控制的企业销售,不需要合并报表,销售收入与利润会直接确认。此外,亦有市场观点表示,通过智能终端公司销售,有利于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的资金周转。

    销售模式的转变,带来了关联交易的飙升,更加剧了潜在的应收账款坏账风险。从年报披露的具体数据来看,成立首年,来自该公司的应收账款规模达13.49亿元,居乐视网欠款方之首;从与乐视网的关联交易往来分析,乐视智能终端公司的回款仅刚过一半,并不乐观,同时还计提4046万元坏账。

    更重要的问题是,关联交易也是在与老乐视的切割中绕不开的棘手问题。在7月中旬的股东大会上,乐视网新任CEO梁军已坦言,“关联交易是乐视网现在非常关注和急于优先解决的重大事件”。对于市场而言,针对关联交易问题的处理动向,也将是“新乐视”在是否让资产风险彻底出清、是否让真实盈利情况示人等问题中的选择和表态。

【责任编辑:李伊涵】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