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频道 ->> 正文

加强金融监管与财税体制改革协调推进

http://www.cyol.com 2017-07-24 09:57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经济参考报 闫坤 刘陈杰

    上半年财政支出较快

    下半年可能政策性减收

    2016年1-6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94306亿元,同比增长9.8%。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中的税收收入80074亿元,同比增长10.9%;非税收入14232亿元,同比增长4.4%。经济运行中积极因素不断增加,对财政收入的增长提供有力支撑。当然,一些制约收入增长的因素,比如减税降费政策力度进一步加大、价格指数拉动财政增收的作用减弱、去年下半年的高基数、房地产调控政策效应逐步显现等,下半年财政收入增幅可能有所放缓。

    1-6月累计,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20491亿元,同比增长24.6%。分中央和地方看,中央政府性基金预算本级支出842亿元,同比增长19.5%;地方政府性基金预算相关支出19649亿元,同比增长24.9%,其中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相关支出17392亿元,同比增长24.9%。

    应建立与国家治理体系匹配的广义财政债务管理机制

    从国际经验来看,东亚地区利用劳动力成本优势的追赶型经济体,在本国实体经济增速下台阶阶段,都遇到了资产价格泡沫和金融风险问题。我们建议,加强金融监管,需要与实体经济改革步伐协调,需要与财税体制改革协调,才能将金融空转的流动性引导入实体经济,彻底化解金融风险。

    (一)金融监管体制改革背景强调金融监管的背景是防范进一步资产泡沫,防止资金持续空转,防御潜在的金融风险。按照我们的测算,2014年之后,在中国资本市场、人民币汇率、货币政策有效性方面都出现了很多不寻常的现象。具体而言,分别为:股市与实体经济基本面自2014年以后开始高度负相关;人民币汇率自2014年开始贬值压力加大,我们监测的热钱持续流出;单位GDP所需的货币信贷密度开始明显增加,货币政策有效性降低。这些不寻常现象的背后,就是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开始持续低于实际融资成本,经济可能逐渐陷入“庞氏增长”阶段。一系列的金融风险乱象,深层本质在于不断下行的实体经济资本回报率与居高不下的实际融资成本之间的矛盾,单位资本投入实体经济所产生的回报率甚至开始低于金融市场的无风险收益率。资金当然不愿意进入实体经济,宁可在金融体系空转。

    加强金融监管主要是对于银行体系,特别是所谓的“影子银行”体系。当前的金融监管是将“影子银行”货币创造体系纳入监管,并逐步控制的过程。中国的金融体系依然是银行体系主导,银行系统是各方面资金的集散地。直观的来看,表外部分游离于资本监管之外,而在刚性兑付的背景下,其风险却是由银行承担的,而银行未计提资本。表外部分来说,非银部门充当银行的“信用中介”,银行先将资金投放给非银部门,非银部门再将资金投放给企业。非银部门赚取利差或通道费,而银行却因此模糊了资产的投向和风险情况,可能依然实际承担风险。具体而言,我们认为以下几个部分的重点领域,可能是现阶段加强金融监管、维持金融稳定的关键。

    加强金融监管的背景,在于现阶段金融空转,不进入实体经济。金融空转的背后,是流动性充裕的情况下,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过低,甚至低于融资成本。因此,加强金融监管,防止资产泡沫,保障金融稳定就成了现阶段的当务之急。

【责任编辑:新闻实习生】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