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频道 ->> 正文

“臭氧超标”加剧部分地区空气污染

http://www.cyol.com 2017-07-12 09:59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经济参考报 张华迎 刘红霞 吴涛

    进入夏季以来,受高温天气的影响,“隐形的污染物”臭氧开始取代PM2.5和PM10,成为一些地区首要空气污染物,引发社会高度关注。《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了解到,当前我国“臭氧超标”形势严峻,呈现出区域性特征明显、浓度和超标率逐年上升、高值浓度明显增多的三个特征。受访专家认为,当前我国对“臭氧超标”的关注和对臭氧前体物的治理仍处于起步阶段,然而,臭氧形成的成因复杂、污染源点多面广、缺少行业排放标准,系统预防和治理前路漫漫。

    臭氧成一些地区首要空气污染物

    四川省环境监测总站近日发布报告,臭氧成为该省5月份首要空气污染物;天津市环境监测中心数据显示,今年5月份,该市臭氧日最大8小时平均浓度第90百分位为226微克/立方米,超标0.41倍……在高温天气影响之下,臭氧逐渐开始成为一些地区首要空气污染物。

    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考江湖源湖泊与水文气象考察队员、中科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科研人员马晓伟正在西藏那曲的色林错湖畔放飞探空气球。据介绍,探空气球是一种气象仪器,科研人员将气球充以氦气,并捆绑上气象传感器后放飞,直到气球爆裂为止。在这期间,气象传感器收集的数据将体现这里的温湿度变化情况。据中科院专家介绍,色林错湖区在青藏高原整体生态系统中具有典型的代表性,加强对这一区域的气象观测,将对研究全球气候变暖以及青藏高原整体生态系统演化具有基础性的作用。    记者 刘东君/摄

    根据环保部公布的《2016年中国环境状况公报》,2016年全国338个地级及以上城市平均优良天数比例为78.8%,比2015年上升2.1个百分点,我国大气环境状况继续好转。从污染成分看,PM2.5污染下降,臭氧污染比例逐渐增大。   

    据专家介绍,臭氧是一种蓝色、有刺激性的气体,由于臭氧具有的强氧化性,如果空气中的臭氧浓度过高,很容易引起上呼吸道的炎症病变,出现咳嗽、头疼等症状,还会对皮肤、眼睛、鼻黏膜产生刺激。

    天津市环保局大气处高级工程师王文美告诉记者,“臭氧超标”并不是由污染源直接排放所导致,而是排放到空气中的氮氧化物、挥发性有机物(VOCs),在空气中进行复杂的光化学反应产生的。

    国家环境保护城市环境颗粒物污染防治重点实验室主任、南开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冯银厂介绍,与秋冬季节大气污染以细颗粒物为主不同,夏季空气质量超标的原因多为臭氧。

    “‘臭氧超标’现象多在晴天出现,高温天气为臭氧的生成提供了更便利的条件。”天津市环境监测中心主任邓小文说,大气中的氮氧化物主要来自机动车、发电厂、燃煤锅炉和水泥炉窑等;挥发性有机物主要来自机动车、石化工业排放和有机溶剂的挥发等。

    “大家应该关注臭氧污染,但不必过度恐慌。”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大气成分研究所副所长徐晓斌说,臭氧污染危害肯定有,但危害到底有多大,跟污染程度以及个人实际暴露量有关。

    “臭氧超标”形势严峻呈现三个特征

    中国环境监测总站监测数据显示,当前我国“臭氧超标”形势严峻,呈现出三个特征:

    第一,区域性污染特征显著。2016年,全国338个城市中59个城市臭氧超标,超过四分之三的超标城市位于京津冀及周边、长三角、珠三角区域,辽宁半岛、河南大部和陕西中部超标城市也比较集中。74个城市中,臭氧第90百分位浓度最高的前十名城市多处于京津冀及周边和长三角区域。

    其次,浓度、超标率逐年上升。2013至2016年,74个城市二氧化硫、二氧化氮、PM10、PM2.5年均值和一氧化碳日均值第95百分位均为逐年下降,得到有效控制,仅臭氧8小时第90百分位浓度逐年上升。2013至2016年,74个城市臭氧超标天数逐年上升,平均每城市每年增加3天臭氧超标日。

    第三,高值浓度明显增多。2013至2016年,74个城市臭氧8小时第90百分位分别为139微克/立方米、145微克/立方米、150微克/立方米和154微克/立方米。近4年74个城市臭氧8小时第90百分位在105~190微克/立方米附近分布的城市个数最高,谱宽逐年变窄,低值减少,臭氧浓度分布逐渐向高值区集中。与此同时,臭氧8小时第30~95百分位呈现一致性上升趋势,且臭氧浓度年升高率随百分位增大而加快。

    中国环境监测总站大气室工程师孟晓燕、冯银厂等专家表示,目前,颗粒物(PM10、PM2.5)污染依然是我国最为突出的环境问题,但随着我国大力度控制和降低颗粒物浓度,未来相当长的时期内,臭氧会成为继颗粒物后,影响环境空气质量的又一关键因素。

    对此,环保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已采取了部署PM2.5和臭氧的协同控制、出台VOCs的治理政策标准、削减氮氧化物排放等措施。针对臭氧污染日益严峻的形势,北京、天津、广东等省市也开始探索采取从源头上对氮氧化物和VOCs排放重点行业加强监控、制定颁布VOCs排放标准、征收VOCs排污费等措施进行治理。

    破解“臭氧超标”仍面临多重困境

    专家表示,我国近几年臭氧污染显现,说明当前氮氧化物和VOCs控制力度不匹配,氮氧化物减排虽然取得了积极进展,但VOCs治理仍处于起步阶段,仍亟待加强。受访专家坦言,当前我国“臭氧超标”的预防和治理的难度主要在于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臭氧的形成机理十分复杂,控制难度大。冯银厂告诉记者,目前包括发达国家在内,臭氧污染也是尚未完全解决的大气污染问题。臭氧污染防治的关键在于控制臭氧形成的前体物氮氧化物和VOCs,建议对工业源、移动源、生活源等多类污染源综合施策,在改善PM2.5的同时遏制臭氧的污染。

    邓小文、王文美等专家认为,“臭氧超标”区域性特征明显,单个城市治理臭氧效果不会太明显,建议在加强区域联防联控联治,实行区域大面积综合治理的同时,对臭氧污染的生成机理和应对策略开展研究,尽快取得突破,科学有效地指导臭氧污染防控工作。

    二是形成臭氧的前体物VOCs种类多、来源广,治理和监管难度大。清华大学环境学院大气污染控制所教授李俊华说,VOCs种类成千上万,污染源点多面广、无组织逸散排放,排放源也都非常复杂,覆盖石化、化工、汽车制造、印刷、家具等生产或使用油漆、涂料和溶剂的工业企业,单纯依靠末端排放监管的方式难以全面控制。

    冯银厂说,VOCs的特性给治理的制定标准和监测带来很大困难。尽管VOCs的控制技术多种多样,但每个技术优缺点各异,而且每一个治理技术都不具有普适性,因此针对VOCs的治理只能采取差异化的策略,一厂一企一源一策、一事一议。

    三是VOCs治理缺少行业标准。冯银厂说,目前国内上海、北京、天津等城市制定了VOCs的标准,建议其他城市加快完善VOCs地方排放标准,以便为政府部门的监管和污染防治提供较好的基础。“中国环保产业与标准紧密挂钩,没标准就成为治理难的因素之一。”李俊华建议,对臭氧的前体物(VOCs)尽快制定排放标准、加速治理,以降低其转化成PM2.5的可能性。

【责任编辑:朱宏利】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