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频道 ->> 正文

开个总结会,至于落泪吗

上海浦东“创二代”培训为何“意外不断”

http://www.cyol.com 2017-06-19 05:56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中青在线 王烨捷

  在一次类似于《朗读者》形式的现场演讲会上,很多人哭了。这是共青团组织主办的活动中极为少见的一种场景,通常情况下,因为与青少年、青年走得比较近,团办活动的氛围大多“欢声笑语”。

  但这次不同,除了“朗读者”本人、上海一家基层医院口腔科医生丽丽本人,其他人,包括平时硬朗、活泼的男人,都哭了。

  这是上海浦东新区“创二代”青年英才培养工程第六期培训班学员们自行组织的一场“才艺展示”。原计划也应该是“欢乐祥和”的,但有些“意外不断”。就像“小六班”(学员们对班级的昵称——记者注)本身带给学员们的体验一样——“意外不断”。

  职业生涯“拯救者”

  很多人一听说“创二代”培训班这个词儿,第一反应都会认为,这是一个为“富二代”群体办的EMBA班。

  但在上海浦东,“创二代”的认定范围,要远远大于“创业者二代”这个狭义理解。“创二代”更准确的定义是,一批为浦东开发建设作出贡献的新一代年轻人。由于浦东本身就是全国改革创新的特区,因此他们被称作“浦东创二代”。

  如果一定要为这些“创二代”贴上关键词标签的话,那么他们应该具有极强的独立思考能力,对自身所处行业有较为精准的判断,“有想法、能干事”是他们的最大特点。

  从2015年开始,上海浦东新区团委关注到这个青年群体,联合区委组织部、区人社局为他们举办了6期培训班。

  “小六班”的丽丽,是全班10名自主报名、面试录取的学员之一。以往,“创二代”班学员以组织推荐为主,从去年开始,像丽丽这样的基层青年,可以自己直接通过微信报名。

  招募帖仅仅存续了一天半时间,据团区委相关工作人员透露,就有42个年轻人通过微信报名“小六班”。最终经过面试,考官打分,只有10人入选;另有17人通过组织推荐入选。

  “以前从来不关心团委什么的,没想到这次,团委竟然成了我职业生涯的‘拯救者’。”丽丽生性腼腆,平时大多数时间坐在椅子上给病人看牙,加上职业习惯使然,她从来不过高地评价一个人或者一个组织,但这次,她真心感谢“小六班”。

  参加“小六班”以前,这个每天基本加班到7点后,周周不休息的女牙医,也会因为强大的工作压力在看好最后一个患者后,坐在星光漫布的诊室里大声哭泣。一度因为身边糟糕的医患关系而濒临“崩溃”,“实在受不了,想离开这个行业”。

  这天,丽丽用《朗读者》的形式讲了医生的故事,惹得班级成员们都哭了。

  “我的一个好朋友,医学博士,因为门诊看到12点,排在后面的患者不耐烦了,就猛踹她的腰部,导致不能行走,卧床数月;我带过的学生,回到老家从业后,亲眼目睹医院耳鼻喉科主任被患者捅了一刀。”杨丽丽可以连珠炮似的讲出一长串的委屈,她至今记得,自己一边被一名患者“指着鼻子骂”,一边含着眼泪给另一名患者看牙,还要担心会不会被打。

  但现在,她看开了。

  在“小六班”组织的一场30公里徒步拉练中,脚上起了血泡,她还得按照要求不停前行。“我发现,没有什么事是很容易成功的,医患关系也是一个道理。”回来后,她的目光更多地停留在患者身上,“他早上8点来挂号,要等到下午四五点才能看上病,心情差点也可以理解”。

  从“上台手抖”到热情聊天

  入学第一天,“小六班”的学员们就会被告知,他们的“课程”就是要完成“6个1”的内容——完成一篇调研报告、开展一次思想碰撞、体验一回部队或农村生活、完成一次极限拉练、呈现一场才艺展示、助力一项公益活动。

  所有这些,都是为了让学员们锻炼更加坚毅的品格。

  在浦东区级机关工作的小美也是通过网络报名的学员,在成为“小六班”学员之前,她只是一个因为腼腆而“只能做做幕后工作”的小姑娘。

  “不敢上台,读书的时候130多斤重,有次在学校上台,直接摔了一跤,像地震一样。”美美拥有德语专业八级证书、高级口译证书,却总是觉得自己“不够好”。就连毕业找工作,她的选择都令同龄人大跌眼镜——一个德语专八水平的小姑娘,竟然跑去当了一名与德语不沾边的普通公务员。

  有同学向她推荐了“创二代”培训班,这个过去长期游离在团组织之外的女孩开始考虑,要不要再逼逼自己?年轻人总是要多参加些活动,融入社会。“创二代”班的一大特色是——能认识各行各业的年轻人,“反正别人也不认识我,出丑也没关系”。

  那次上台,“小六班”学员、东方卫视中心公益媒体运营总监俞炯铭注意到,小美的手一直在发抖。但是她一开口,一飙德文,“所有人都震懵了”。

  现在的小美,谈不上变得多活泼开朗,至少在与陌生人聊天时,上台发表TED演讲时,不会再紧张得手抖了。

  留下什么

  很多人会纳闷,每一期“创二代”培训班要求学员完成包括志愿公益、极限拉练等在内“6个1”的任务,其中所需要的花销从哪里来?是一阵风似的完成任务,还是能留下些什么?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注意到,以“助力一项公益活动”为例,“创二代”学员们的做法,已经从过去单纯地策划、实施一个一次性公益项目,发展到有计划地实施长期公益项目。

  在“小六班”,学员们背上登山包,专门到陕西咸阳市杨凌区的多所小学进行走访。

  “他们硬件条件都挺好,有教室、有网络,但老师少,且老师都不会用网络。”“小六班”学员、上海农商行浦东分行职员叶天明说,这次调研,“刷新”了学员们对希望小学的传统认识,“再送物资,就有点跟不上节奏了”。

  钱应该花在更有用的地方。通过微信公益筹款,“小六班”拿到了3万多元的项目经费,这一数字,相当于原计划的5倍。

  但这一次,“扶贫”不再被限定在给山区孩子买点吃的、用的层面上。“小六班”的计划是——送课件、送老师上门。

  在学员们的协调下,杨凌附近的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志愿者团队,答应今后提供日常志愿教师服务。浦东团委将协调上海的优质课件,送到学校,并每年派两批志愿者教师去杨凌给志愿者做培训。

  “你会发现,他们那里课表上音乐、美术、体育课都写了,但实际上只有语数外课。因为老师根本不够用。”叶天明说,“小六班”已经把公益活动募集来的经费放到浦东青基会旗下,今后杨凌小学项目的各种补贴、成本投入,都可以从专户开支。

  另一份“资产”,来自扎实的调研报告。

  据悉,“小六班”此次调研的主题聚焦于“环境与治理”,结合近期河道大整治行动,“小六班”也作出了扎实的贡献。“小六班”学员、来自上海张江(集团)有限公司办公室的强敏恒向记者出示了一份正在修订中的《强化协同推进,提升拆违执法效率和群众“获得感”》调研报告。

  报告直指河道整治过程中拆违这块“硬骨头”。

  针对村集体组织拆违热情不高,拆违后村集体经济收入减少这一“顽疾”,“小六班”开出了自己的“药方”——此轮整治中,物业租金收入大幅减少,集体经济组织服务于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各项支出压力很大,建议培育集体经济组织“造血机制”,发挥各类社会主体在技术、管理、信息、市场等方面优势,盘活利用村集体的存量资金,获取较高稳定收益。

  浦东新区团委副书记苏国林告诉记者,两年来,“创二代”班培养了165名浦东“创二代”,据统计,这批人结业后,在各自的工作中均有新的发展和突破。

【责任编辑:黄易清】
相关新闻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