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频道 ->> 正文

陈飞杰:尊师重道倡鲁班 技艺传承需匠人

http://www.cyol.com 2017-04-24 14:49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中国网

  一年一度的鲁班节即将到来,何为鲁班节及其幕后有哪些故事?为何要在设计师圈子里大力推广鲁班文化?请静下心来,听我一一道来。

  鲁班,姓公输,名般;春秋战国时期,鲁国人;被后世尊称为“建筑之圣”。两千多年以来,作为土木工匠们的祖师爷,他的故事在民间广为流传。鲁班公曾设定做人做事的“准绳”和“规矩”,曾以一颗朴素的心让当时的人们住得安全、舒适,影响至今。然而在物欲横流的商业时代,追求经济效益最大化的价值观充斥着各行各业,建筑室内设计界需要一种共同的信仰,一种尊崇先祖智慧,探寻设计本源的行业信仰。

  传承工匠精神,回归设计初心,凝聚行业力量。你或许听说过,或许没有,在深圳,有这么一位兼具情怀及使命感的设计师,他从2012年以来致力于在内地推广鲁班文化,鲁班精神。他就是国际环境艺术设计协会会长,陈飞杰香港设计事务所创始人、首席设计师陈飞杰。

  陈飞杰

  深圳市建筑工务署城市建筑规划评委专家

  香港著名建筑、室内、产品设计师

  陈飞杰香港设计事务所首席设计师

  正境香港设计事务所首席设计师

  深圳家具展评委

  鲁班学院院长

  在今年鲁班节,即农历六月十三日(阳历2015年7月28日,星期二),陈飞杰将一如既往举办“传承鲁班精神,弘扬中华文化”的行业活动,在中国文化断层后,为重塑现代设计行业精神和信仰注入力量。受此感召,记者在鲁班节前采访了陈飞杰,以下是他孜孜不倦推动这件事的背后缘由及故事。

  缘由:“百年脑震荡”价值观受扭曲

  从上世纪初开始到现在大概一百年,我们经历了内乱、文化大革命等事件,被媒体称为“百年脑震荡”,有很多中国人把老祖宗的传统贴上“落后”的标签。当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在清朝兴盛的时候,中国在世界的舞台是很强大的。直到西方工业革命开始六十年,中国因为种种历史原因没有很好的延续发展,导致与西方飞速的工业发展、军火发展等拉开很大的距离。在改革开放至今,中国人也由于国门大开,接触了很多西方先进的科技,体验了发达国家的生活方式,导致出现一种错觉,以为自己的国家不行,甚至觉得中国传统的生活方式和文化都不如西方。

  而我们这个行业内的人也普遍认为,西方的建筑设计就是最好的。看到王澍老师拿了普利兹克建筑奖,中国整个行业都轰动了。但是,中国的鲁班奖这个由中国人自己组办的与普利兹克建筑奖同类重要的奖项,从80年代成立到现在,似乎已经被遗忘了,也没有一个设计师拿了奖后会引起轰动了。当然,排除评奖的专业度,各方的传播力度,以及世界认可度等因素之外,是否真的也反映了我们中国人本身一些价值观的问题?常常听到一些学者和媒体说现在的许多中国人存在价值观被扭曲的问题,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一直提倡要寻找到自己的特色,要传承,因为有传承才有积累。相信西方的科技发达也不是一两天创造出来的。作为一个接受过西方教育的传统中国人,我常常与行业设计师分享和探讨西方的价值观跟我们东方的价值观的差异,也会开玩笑的举例说西方是用石头来建房子,我们东方是用木头来建房子。但是我们也看见,现在在中国热卖的别墅是用石头建的,是法式、英式、美式的,看到这种社会现象我觉得很心痛。

  中国建筑内核不是玻璃钢筋混凝土

  不过我相信中国这“百年脑震荡”是短暂的,从重伤到痊愈会有一个过程。我们身边很多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员,开始慢慢地找回我们中国的文化,运用到设计里面去,我想这是我们中国人都有的使命感。因为我们这一代如果不去传承这些中华文化,下一代它的断层会越拉越宽。同时我们也不希望中国的城市都是玻璃幕墙,可能有些人会质疑说难道我不用玻璃钢筋混凝土吗?不是的,我只说我们可以更大胆的去突破,去使用更能够代表我们自己特色的材质,比如说木头。

  很多人会误认为现代这个社会去砍伐木材不环保,其实是不全面的。从长远来看,用钢材、用玻璃、用混凝土才是不环保,因为它们的安全期是70年,没有人见过用钢筋混凝土做的建筑能站在这个世界一千年,但是我们见过能够立在世上一千年的木结构建筑。所以一棵树砍伐下来,它是实现了树的第二个生命价值,它能够为建造一栋房子成为栋梁之材。

  鲁班学院发起人陈飞杰

  中国设计建造业缺少匠人

  匠人?匠人在古代是木匠、泥水匠、瓦匠、油漆匠、铁匠等工种的统称,他们有着备受尊重的社会地位。但是现在你会发现我们管装修工人叫做农民工,没有人叫他工匠,当然在某一个角度上,他们确实大都不是工匠,就是打一份工赚点钱,他认为这一辈子做装修工就是倒霉的。但在一些发达的社会,例如临近我们的日本,你会发现木作师、建筑师、律师在社会中都是备受尊重的。那为什么我们不能呢?我也盼望着不久的将来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那一天有越来越多的人能够重拾一颗匠心,那些坚持匠人精神的人能够得到社会的认可与尊重。

  鲁班节(农历六月三十日),这一天,在建造业界没有放假,其他节假日所有的人都会回家陪家人,陪朋友,当然陪家人是很重要的,可是教师节却没见多少人说去陪老师的。在香港,每年的鲁班节,我们都会回去看望老师,请师傅去吃一顿饭。这一天几乎所有大的酒楼、餐厅都被这个行业的从业者如建筑师、室内设计师、木匠、泥水匠、油漆匠、水电工等订满了,我觉得鲁班节这一天是最能代表行业尊师重道的日子,而这当中也有很多人青出于蓝,成为了别人的师傅。这是中国传统“师道传承”的文化,“尊师重道”是值得被传扬的。因此,每年我主张发起“鲁班节”的活动,目的是让大家一起,共同来纪念鲁班这个建筑业祖师爷,我也提倡在鲁班节这一天,行业内能够放一天假,这一天是陪师傅的日子,是去回敬你的老师的日子。

  后生不可畏是师傅没教好

  我当初从学校出来跟第一位师傅学木工的时候,我们是要拜师的,然后,他才会正式的教我。师傅告诉我说“徒之过,师之罪”,所以我们有另外一句话对应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里的关系是相辅相成的。在这个过程当中,师傅非常地负责任,花了毕生的精力把他所学到最好的东西传承给我们。不过,现在我们开始意识到,传承这个接力棒已经传到了我们这群人的手里,也就是40岁左右的设计师。在这个行业做了十几年,有了经验和累积了见识,但这部分人中有很多常常会觉得现在的年轻人不行,我认为所谓的“不行”其实指的是没有达到我们的期望。那么,作为资深设计师,我们是否有好好地教我们未来的接班人?我们是否有尽到一个师者的责任,把上一代传承的学问和技能继续传下去?如果这些技艺失传了,如果中国文化到这一代断层了,真的就只是因为现在的年轻人不行吗?

  传承是教育,鲁班学院在未来极有可能实现

  作为接力传承中国文化的设计师,我们常常在思考可以做些什么?西方有包豪斯学院,我们希望东方有鲁班学院。因为现在的设计师,动手能力几乎是没有的。在没有设计师这个词之前,中国有打铁匠,有木匠等,在匠人思考后,都需要通过自己动手做出来。现在科技高度发达,设计师也变得比较高大上,似乎就是画画图便可以了,其实很多的年轻设计师不明白,无论从科学角度讲,手指活动对脑部灵活性和整体协调性有多大好处,还是从人生角度来说动手更能培养体验和感知的能力,总之动手对一个设计师的创造性是非常重要的,就如美国的很多发明家都是在地下室成长的,那里有一个很自由的空间让他们动手创作,他们从小就能体会将思想亲手实现出来的成就和自豪感。

  我们现在在一栋栋高层建筑里,仅仅只有客厅和卧室,家里的小孩没有动手的地方,学校也很少有动手的课程。导致现在,你会发现设计师跟工匠之间几乎是对立的,这是左手跟右手配合的关系,如果左手不欣赏右手,右手不欣赏左手,绝对不能完成一个好的作品。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社会在高速发展的过程中,太浮躁导致教育模式出了问题。如果我们再不站出来发出一种正确的信号,对于一个社会的良性发展可能会是一个非常大的危机。所以,我们希望以创办鲁班学院,聚集一群有使命感的导师,通过传承中国传统文化思想和手工技艺,帮助年轻一代的设计师更自信地用作品表述自己,代表中国设计走向世界舞台。

  记者采访后记:以上文字是整理陈飞杰先生的录音精选,我认为中国的设计师有这样的理想与抱负、社会责任感的人不多见。我乐意去推广这样富有社会正能量的事件,也呼吁大家积极投入进来,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社会不当的纠正者、创造人,去这样做的人,人多力量大,让行业变得美好一些,这也是社会的一大进步。

【责任编辑:刘盼盼】
相关新闻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