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频道 ->> 正文

暗访野生鸟类地下交易链:几十元买鹰可卖上千元

http://www.cyol.com 2017-04-19 13:19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齐鲁网

  暖风渐起,嫩芽吐绿,候鸟随春而来,留鸟伴暖阳起飞。这些翻山越河的空中精灵,本该翱翔于蓝天之下,它们中的很多却没能躲过一张张细如发丝的大网。捕鸟、贩鸟、买鸟,形成了一条完整而隐蔽的产业链,麻雀、斑鸠、戴胜、雀鹰、长耳鸮(猫头鹰)等各级保护动物,纷纷落网。一个月来,本报记者卧底接近鸟贩、暗访交易过程,揭开这一黑色产业链。

  长清老城区西北,松园村村头交叉的两条水泥路上,有一个自发形成的老集市,每月农历逢五开市,以售卖家禽家畜为主,据村里老人回忆,已有几十年历史。如今,集市已不再单纯,麻雀、斑鸠、野鸡等被偷偷摆上摊买卖,更有鸟贩在集市揽客。麻雀、斑鸠等“三有”(有益、有重要经济价值、有科学研究价值的)保护动物在此成批量出售,鹰、鸮等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也有“货源”。为了揭开这条神秘的地下交易链的真容,4月上旬,本报记者从鸟集入手进行了暗访。

  “活跃”的大集斑鸠、麻雀摆上摊鸟贩主动揽客

  4月1日,晴,6:50,集市上已人来人往。鸡、鸭、鹅、鸽子密集地摆在道路两侧。成排的鸽子摊位间一老者的笼子很特别,半米见方的笼内关着3只斑鸠。

  “这是斑鸠,好吃。”他说,斑鸠是用鸟网捕的,这3只是火斑鸠,体型不大,一只20元,要是全部买下,一只15元。

  “我要了,我要了。”旁边一戴帽子的男子听完后搭话,边说边让摊主把斑鸠装进一个网兜。知情村民介绍,戴帽子的男子是鸟贩,“看到自己网的,价钱合适他就买下来,加价再卖”。

  十几分钟后,东西和南北方向水泥路两侧新增加了几家卖野鸟的摊位,鸟贩热情介绍“虎皮”、“金翅”等小型鸟类,这些是野生鸟。在另一个盖着黑布的笼子下,十几只麻雀扑扑棱棱乱窜。“小鸟都是用网捕到的,几十块钱一只,便宜的5块钱。”

  转了近一个小时后,一手里握着两只“戴胜”的中年男子凑过来搭话,“你们是放生的吧,我可以给你们供货。我经常去村里收鸟。”他称,他还向济南市区一些饭店常年供应斑鸠、麻雀等。不一会儿,另一名身穿灰色西服外套的中年男子也凑了过来,“这个集上我做得最大,想要什么都能给你供。”隐蔽的后备厢面包车里提出一笼斑鸠一笼麻雀

  8:00左右,两名戴着墨镜的年轻女子来到集市,不断看着关在笼子里的鸟。身穿西服外套的男子走过去打着招呼,“有不少麻雀和斑鸠,全部要的话可以便宜。”

  随后,他带领两名女子来到集市西侧一辆停靠在路边的破旧面包车后,打开车后备厢,车内中排座椅旁边放了一个白色编织袋,里面有黑色网,后排坐椅则已拆卸掉,放了5个一米多长的鸟笼。最上面的一个笼子装了3只斑鸠1只戴胜,第二个笼子里装了近20只麻雀,扑棱棱乱飞,还有一个鸟笼里有近20只斑鸠。“这些鸟全部都要了。”一年轻女子说完后,跟该男子谈好价格,将鸟都装进袋子里。

  这时,另一黑衣男子也凑了过来,“我这里还有一只鹰,一起拿走吧。”男子打开三轮车,从里面掏出一只体长约30厘米的鹰,灰褐色双目炯炯,双腿被透明胶带缠住,翅膀也被束缚在一起。据了解,这种鸟学名雀鹰,俗称鹞子、细隼,属于小型猛禽,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经观察,周边停放车辆中存放了不少鸟,有的藏在黑色的编织袋中。“这些鸟不能摆在明面上买,不然容易被举报。”集市上一鸟贩说。

  神秘的院落

  换3辆车转悠1小时 长耳鸮、雀鹰深藏院内

  年轻女子将大量鸟买走后,穿西装的鸟贩子主动攀谈起来,他自称姓肖。“我是最早一批干这个的,都有固定客户,主要就是放生的,一般一买就几千块钱的。”他说,除了常见的斑鸠、麻雀等小鸟外,猫头鹰、隼、雕等也能弄得到。

  “这些都不在集上卖,要的话得去家里看。”肖说,他家正好有一只大猫头鹰要“出手”,有兴趣的话可以去家里看,不过要过一会,等集散了。

  又过了近1个小时,肖上了一辆破旧的面包车,挥手示意记者跟上他的车。面包车一路向西行驶,车辆转弯进村,在村里狭小的道路上不断转弯。约半个小时后,到达黄河浮桥边。肖要求记者把车停在路边一处院落里,之后让记者上了他的面包车。“往前不好走了,怕你跟不上,在车上手机咱就先别用了,干这行都知道。”之后他开车过了浮桥,到达德州境内,在村庄内转了10多分钟后,他表示要换其“表弟”的车去家里。

  记者与肖一同换乘了另一辆面包车,发现这辆车窗玻璃膜颜色很深,很难看清外面。面包车在乡间小道上穿行,20多分钟后在一处四合院前停下了车。

  面包车驶进院里,院子东南角的大编织袋上堆放着二三十厘米高的鸟羽,旁边放着刀和木棍,地上还有不少血迹。院子南侧一间平房的窗户用铁丝网固定,房间内有四五只鸟在飞。走进这间平房,里面放着十几个大鸟笼,其中一个鸟笼里有十几只斑鸠。

  肖从里屋拿出一只扎着口的编织袋,袋子里一跳一跳的,“这个‘夜猫子’(猫头鹰)得半米多,很大,前几天用网抓到的。”透过编织袋的通气孔可以看到,黄褐色的猫头鹰体型较大,一双玻璃球般的大眼睛滴溜溜转。

  暴利的生意链斑鸠、麻雀批量发货几十元买鹰可卖上千元

  “现在打击得越来越厉害,这行也不好干啊。”肖说,他这里的鸟都是从村里一只只收上来的,算是一手货源,价格很便宜,转手往外卖利润更高。“斑鸠、麻雀都是批量走的,最远发到广州,鹰一般几十元买进,几百就卖了,找到好买家能卖上千。”

  他介绍,他的销售渠道主要有4种:一是卖给放生者,这也是其“出货”量最大的渠道,他跟几个放生组织都有固定合作关系,“他们都不挑,一般只要是活着的都要,价钱也好说”。二是发往南方,“主要是斑鸠、麻雀,都是成批量的,一般一发就是上百只,1只麻雀的利润1块钱左右,1只斑鸠5块钱左右。还有一些是扒好冻起来的,利润低一些。”他说,家里那堆羽毛就是他前几天刚扒好的麻雀留下的,麻雀已经发到广州了。三是一些餐馆饭店,“主要也是斑鸠、麻雀、野鸡,不过现在要的越来越少了。”四是一些玩家,主要是玩鹰的人,“卖给这些人的都是一些猛禽,都比较贵。”

  肖介绍,贩鸟已经形成一条完整产业链,像他这样的属于“一级供应商”,货源和销售渠道自己都掌握,单体利润相对较低,主要是走量。很多鸟贩子都是“二道贩子”,小鸟贩子收上来倒给大鸟贩子,有时候能倒四五手,中间层层加利。

【责任编辑:高晨】
相关新闻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