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频道 ->> 正文

人民币汇率有“底”且不弱 勿把区间波动当趋势

http://www.cyol.com 2016-11-25 07:39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中国证券报

人民币中间价走势图

在岸人民币走势

离岸人民币走势图

23日夜,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跌破6.9,逼近6.92,24日开盘,6.92不保,在岸人民币跌至6.93附近后回稳,离岸人民币则击穿6.96,境内外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正双双走向“7”时代。眼下,美元强势未泯,非美货币跌成一片,人民币对美元在整数关口面前或有拉锯。

分析人士指出,目前,尚难判断人民币对美元调整是否到位,但丰厚的外储和丰富的干预政策储备,可确保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不出现无序贬值,渐近释放贬值压力带来的系统性风险可控;中长期看,犹如中国经济出现阶段调整一样,近期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只是汇率转向双边波动中的一环,单边贬值不会长期持续。

逼近7元一线

11月24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调贬181个基点,报6.9085元,为2008年6月17日来首次跌破6.90。隔夜银行间外汇市场上,人民币对美元即期询价交易已率先跌破6.9,续写逾八年新低。

在闪电般跌穿6.8后,仅用五、六个交易日,在岸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便来到6.9附近。过去几日,人民币汇率多次逼近6.9而未破,最近一次只差8个基点,更激起市场对关口支撑的憧憬。

不过,这条仅存在心理层面的“防线”终究不牢。23日夜,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跌破6.9,逼近6.92,24日开盘,6.92不保,在岸人民币在跌至6.9270附近后出现拉升并转为横盘,16:30收盘价报6.9189,较前收盘价跌261基点;进入夜盘交易,在岸人民币波动略微放大,但仍维持盘整,截至18时,报6.9178.

11月17日,香港市场上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就已跌破6.9;23日,离岸人民币最低跌至6.9568,24日早间,6.96也宣告失守,离岸人民币最低跌至6.9650元后出现反弹。截至北京时间24日18时,报6.9422,较前收盘汇率涨122基点。两地人民币汇率价差收窄至250基点以内。境内外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正双双逼近“7”元大关。

外汇市场人士指出,一般而言,整数关口对市场情绪和预期存在一定影响,对于刚经历一波急促贬值的人民币来说,短期能否守住“7”,对市场参与者心理作用可能更强烈一些。

有不少机构也将“7”视为中短期人民币汇率走势的一道重要心理关口。月初以来,伴随人民币对美元快速贬值,海内外机构纷纷下调年底人民币对美元汇率预估值。不少机构包括汇丰、瑞银、渣打等均下调至6.9元,还有机构下调至6.93元、6.95元甚至6.98元,下调至7.0元及更低的机构寥寥无几。一些机构预测,人民币在跌至“7”附近或引来干预,因过快跌破7元关口易刺激市场贬值预期自我强化,加剧资本外流压力。

24日盘面确有一些微妙变化。24日早盘,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低开后迅速被拉起,随后几乎“一”字走平;香港市场人民币汇率同样先抑后扬;同期,国际市场美元指数则继续小幅走高。过去一段时间,境内外市场美元对人民币汇率与美元指数走势大致保持一致,24日亚市阶段则出现背离。

美元走强成主要风险

整数关口必有争夺,“大戏”或将开演。

这一波人民币对美元贬值速度快、幅度大、持续时间长,已超年初和6月两波贬值。以中间价测算,11月4日至24日15个交易日里,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仅调升1次,调贬14次,累计调低1594基点,贬值幅度为2.36%;今年1月初、6月两波贬值时,人民币汇率中间价贬值幅度分别为1.44%和2%。除去年“8·11”前后外,这几乎是过去十余年间人民币对美元出现的一波最猛贬值。

美元则几乎处于过去十余年中最强势时期。自11月7日起,美元指数一度连涨十日,并重上100点整数大关,为过去近一年来首次。冲破100后,美元并没有停下上涨脚步,24日亚市早盘,美元指数最高触及101.91,创下2003年1月13日来最高纪录。这一期间,美元指数累计上涨超5%,堪称过去八年来最快的一波上涨。

美元异常强势,基本上解释了最近人民币对美元异常的弱势。分析人士指出,近期美元持续走强,构成人民币对美元贬值核心驱动力。同时,监管层对汇率短期波动可能持有比以往更开放的态度,没有过多介入市场定价过程,使得市场因素能更快作用于汇率变化,从而可能导致人民币汇率波动看起来比以往更剧烈一些。这一点,从最近人民币跌破6.8、6.9两关口上就有所反映。

研究机构认为,人民币走势,一看美元,二看购汇,三看经济。

美元走强仍构成未来人民币汇率波动的主要风险。眼下,“特朗普旋风”虽在减弱,但余威犹存。美元指数虽对美联储12月加息预期反应充分,但市场关注点正转向后续加息进程提速的可能性上面。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宣扬激进财政刺激,增添美国经济增长和再通胀想象空间,或促使美联储更早更快加息。虽“新政”效果有待验证,短期内对美元汇率和利率的刺激边际可能趋缓,但确实为中期内重估美元定价提供新依据。至少在美联储议息决议公布前,美元将处于易涨难跌状态。另外,年底意大利修宪公投结果难料,欧洲分裂担忧困扰欧元,可能为美元指数上涨贡献额外动力。

招商证券此前一份研报提示,明年一季度,由于春节旅游、个人购汇额度恢复及贸易顺差下降等季节性因素影响,人民币汇率仍将承受贬值压力。有市场人士补充称,不排除一些资金提前购汇,博弈年初人民币加快贬值,从而可能加重年底阶段贬值压力。

此外,最近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波动较大,难免在短期内对外汇市场主体行为产生负反馈作用。最近,境内人民币对美元即期询价交易量、汇率隐含波动率、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期货成交量等指标纷纷上升至近几个月高位,反映出人民币看跌预期抬头,市场情绪不稳定,或进一步放大人民币汇率短期波动。

眼下经济缓中趋稳,企稳之势尚不稳固,房地产调控等带来的影响有待观察。从中、美经济边际变化对比上看,经济能给人民币币值提供的正面支持有限。

人民币有“底”且不弱

人民币对美元能否守住“7”,市场可能没有“底”,但普遍认为,人民币汇率是有“底”的,单边贬值行情不会长期维持。

分析人士认为,近期人民币对美元出现一定贬值,反映当前中、美在经济增长周期及货币政策周期现状及预期层面的差异。在市场主体行为影响下,汇率变化可能会出现阶段性超调,但基本趋势与经济、金融形势变化是匹配的,这种市场供求因素主导的人民币汇率波动,符合人民币汇率定价机制改革方向,是必然会出现的现象。

短期看,不排除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在“7”元关口附近争夺,但不能把汇率有效止跌寄托在“心理关口”支撑上。事实上,如果过度抑制人民币贬值,只会加剧汇率定价扭曲,人为增加风险隐患。同时,预计监管部门会适时适当修正贬值速率,确保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贬值有序、可控。我国拥有丰厚的外储和丰富的干预政策储备,加上我国仍是资本管制国家,人民币资本项目下尚不能自由兑换,人民币对美元贬值不会失控,渐近释放贬值压力带来的系统性风险可控。中长期看,犹如中国经济出现阶段调整一样,近期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只是汇率转向双边波动中的一环,单边贬值不会长期持续。

国泰君安报告指出,汇率作为一种资产价格,不可能永远单向波动。在过去几轮贬值过程中,一旦汇率下跌,市场易形成持续贬值预期,国内资产价格和汇率显著正相关,但在最近这轮贬值中,国内资产价格与汇率的正相关性消失,甚至呈现负相关性,意味着汇率在某种程度上形成“底部预期”,汇率调整越快,离“底部”和风险出清越近。市场对汇率预期已从“无底”转向“有底”。

还应看到,最近美元异常强势,几乎所有非美货币对美元均有所贬值,而在这些货币中,人民币表现并不弱。据数据统计,11月4日至24日,欧元对美元贬值约5%,日元对美元贬值超9%,澳元对美元贬值近4%,新西兰元对美元贬值约4.6%。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日前公布,11月18日,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报94.54,连续两周走高,11月4日则为93.78,说明最近人民币对美元较快贬值的同时,对一篮子货币汇率仍大致平稳,还有所升值。

市场人士指出,从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形成机制改革后情况看,美元指数走强时,人民币存在相对美元贬值需求,但往往对货币篮子中其他货币汇率出现小幅升值,从而使得人民币指数总体保持稳定。即便未来人民币对美元跌破“7”,相比其他主要非美货币,人民币仍旧偏强。

【责任编辑:刘盼盼】
相关新闻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