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频道 ->> 国内 ->> 正文

问诊虚拟运营商:怎成诈骗重灾区 缘何赔本赚吆喝

http://www.cyol.com 2016-08-30 08:55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北京商报

山东大学生电信诈骗致死一案有了最新进展,主要犯罪嫌疑人已被抓获。由于此案涉及到移动转售号码,

虚拟运营商(以下简称“虚商”)的安全问题再度被推向了风口浪尖。

截至目前,共有42家企业拿到了虚商的试点批文。作为传统电信业务市场化的尝试,移动转售这个新兴的业务由于缺乏规范、监管缺失,不仅为诈骗行为提供了可乘之机,更是因为运营模式不成熟,为42家企业带来了盈利的烦恼。

■ 问诊一:缘何成为诈骗重灾区

如今虚商所掌握的号段俨然成为电信诈骗的代名词,对企业造成了名誉上的伤害。在业内人士看来,虚商遭此大劫的根源在于企业本身对实名制监管不严,甚至为了增加用户刻意纵容。想要真正解决此类问题,既需要政府部门对虚商进行严格监管和严厉惩罚,更需要企业在执行过程中增加自觉性。

低价诱惑

日前,山东临沂家境贫寒的准大学生徐某,被诈骗电话骗走近万元学费,突然昏厥、心脏骤停离世。山东省公安厅和临沂市公安局对此案高度重视,并已成立专案组,徐某被骗案主要犯罪嫌疑人已被抓获。而此前备受质疑的“171”诈骗电话也被查实已经实名注册。

不过,犯罪嫌疑人的抓获并不意味着电信诈骗从此消失,徐某事件只是万千事件中的一个缩影。在这件事情之后,“170”、“171” 背后的虚商无形中已经成为消费者忌惮的对象。

在运营商世界网总编辑康钊看来,犯罪分子选择虚商号段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价格低廉。“与基础运营商相比,虚商没有自己的骨干网络,知名度也差很多,所以发展用户难度较大,在这种情况下,只能依靠低价优势吸引消费者。”康钊如是说。

北京商报记者登录中国移动和几家虚商的官网对他们的电话资费进行了对比,发现不管是语音通话还是流量,虚商的费用都要低于中国移动。如远特通信国内流量单价为0.2元/M,国内语音拨打价格为0.15元,国内短信0.1元/条,且套餐内语音及流量余额6个月不清零;蜗牛移动国内语音分钟单价为0.099元,国内短信0.1元/条,国内接听免费;而中国移动国内流量为0.29元/M,国内语音通话0.25元/分钟。

康钊表示,电信诈骗犯罪分子与普通消费者对移动电话的使用情况可能不一样,对各种电信服务的要求也不高,所以低价就成为犯罪分子惟一考虑的因素,虚商无疑就成了最好的选择。不过,由于去年到今年提速降费的进行,三大运营商的资费大幅下降,虚商较三大运营商的价格优势已经不再那么明显,价格优势不复存在,对实名制管理的放松就成为虚商吸引用户的另一条渠道。

审核难落地

“不管是相关政府部门还是虚商自己,对于实名制的监管都不到位。为了能获得很大利益,虚商只能凭借放号的便利性吸引消费者,而其中一部分消费者便是不希望被实名制束缚的犯罪分子。”

据了解,由于虚商在号码数量和放号城市受到严格限制,只有当放号城市的开户比例达到50%时,才会获得下一批码号资源。因此,部分虚商不惜通过非法渠道来跑量,这也是170号卡大量流入卡市、无须身份证就可以办理的主要原因。

此外,资深通信专家项立刚表示,政府相关部门对于虚商的监管并不像对三大运营商那样严格,因为移动、联通和电信都是国企,管理方式较为简单,行政命令即可,执行起来也比较到位,但是虚商都属民营企业,数量也多,行政命令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而对于虚商来说,实名制的落实成本较高,需要配备实名认证设备,步骤也较为繁琐。

“虚拟运营商线下门店特别少,大多通过线上购买通讯服务,需要通过快递员配送,然后拿着身份证实名注册,问题就出在这一环节。” 中国虚拟运营商产业联盟、宽带智库秘书长邹学勇补充道。

曾有不愿透露姓名的虚商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没有实体门店覆盖,虚商也就难以负荷线下实名制认证的高成本,实名认证设备最便宜也要1000元/台,做一个用户的实名认证大概需要一块钱,对用户规模不大的虚商来说是一比不小的支出。

虽然早在去年9月工信部就曾针对170号段垃圾短信息治理问题约谈了远特通信、贵州朗玛、北京国美、深圳爱施德等7家虚拟运营商负责人,但今年初,工信部对39家开展业务的虚拟运营商进行抽查时,仍发现16家企业存在不登记、虚假登记等违法违规行为。

监管不力

今年7月,工信部网络安全管理局组织对虚拟运营商新入网电话用户实名登记工作进行了暗访,并对部分虚拟运营商在网用户实名登记信息合规率进行了数据抽测,共暗访了26家转售企业的营销网点109个,发现存在违规行为的网点37个,违规比为33.9%。其中,暗访实体营销网点50个,发现违规网点13个,违规比为26%;暗访网络营销网点59个,发现违规网点24个,违规比为40.7%。

在康钊看来,这样的抽查本身并没有太大效果,抽查是有漏洞的,大部分号码还是逃过了检验,这就给了虚商可乘之机,所以不少虚商冒着被抽查抽到的风险,仍然非实名制发展电话卡。抽查得出的违规率等数据实际上并不精确,如果对全国范围所有的虚商用户进行监察,违规率恐怕要远高于上述数据。

康钊认为,目前很难找到一个完美的监管办法,整个电信市场已经饱和,虚商想要增加用户数光凭正规渠道是很难达成的,而且不少普通消费者到现在都不知虚商为何物,所以实名制的真正达成是很难的。

邹学勇建议,下一步虚商的实名制落实要进一步加强,对非实名制的170、171用户要实行强制性停机或者关闭语音和短信措施,虚商将非实名制号码完全实名注册已刻不容缓,如果做不到实名就要锁定其通讯服务,不能让这些号段落到违法分子的手上。

在徐某事件发生后,工信部也表示将进一步加大对虚商的监督管理力度,并将把实名制落实情况作为虚商申请扩大经营范围、增加码号资源、发放正式经营许可证的一票否决项。

“从政府的角度来说,需要更多新的管理模式和管理办法,对于虚商的处罚方法要完备,比如高额罚款。”项立刚坦言。(北京商报记者 方彬楠 石飞月)

■ 问诊二:虚商缘何要赔本赚吆喝

中国通信企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苗建华日前指出,截至目前,虚拟运营商发展的用户数已达到3100多万,原来42家获得试点批文的企业当中有41家开展了业务,在这41家当中,用户数突破百万的企业已有7家,其中前3家的企业用户数在300万-600万之间。不过,日益增长的用户背后,是虚商难以盈利的窘境。批零倒挂的业务模式以及传统通信业务的需求饱和,让虚商的生存空间越来越窄。

虚商经营摸底:无一盈利

据了解,移动转售业务试点已经开启两年半的时间。2013年,工信部就正式发布了《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方案》,方案明确表示“试点截止时间为2015年12月31日”。2013年12月,工信部发放了首批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批文。如今两年已经过去,按照计划,本该今年初就下发的移动转售正式牌照到现在还迟迟不见踪影。而且,41家已经开展业务的虚拟运营商中无一盈利,由于“批零倒挂”,所有企业的移动转售业务都陷入亏损,有的企业甚至被股东挂牌出售。

今年5月,获得首批虚拟运营商牌照的华翔联信24.09%股份转让信息出现在北京产权交易所官网。挂牌信息显示,清华控股方面拟以766.06万元挂牌价出清所持股权。业绩亏损或许是清华控股出手的原因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清华控股及其子公司作为发起股东,还曾为华翔联信提供业务知识产权、产品技术等支持,早在去年底,清华控股就在寻求出清其持有的华翔联信股权。

此外,与三大运营商庞大的用户基数相比,虚拟运营商差的不是一星半点,三大运营商中,仅中国移动一家的移动用户数就已超过8亿。

亏损原因:批零倒挂与语音市场饱和

据了解,当初工信部颁发移动转售业务试点牌照,就是因为三大运营商已经垄断了整个国内的电信市场,扶持民营资本实质性进入基础电信领域是为了增添电信市场竞争活力。然而,试点牌照颁发两年后,多数虚商纠结在了批零倒挂的问题上,导致42家获得牌照的企业依旧亏损的局面。

所谓“批零倒挂”,就是指基础运营商给虚商和用户的价格不同,批发价比零售价还要高,但虚拟运营商不得不依靠批发基础运营商的卡号来经营,因为他们自己没有骨干网络。例如,基础运营商通过流量优惠套餐给用户的价格是1M流量6分钱,而给虚拟运营商的价格是按照单位流量1M的价格1毛钱来算的,虚拟运营商为了吸引用户购买自己的服务,可能1M流量只卖4分钱或者5分钱。中国虚拟运营商产业联盟秘书长邹学勇认为,这是导致颁发试点牌照两年来42家虚拟运营商还都处于亏损的重要原因之一。

通信世界网总编辑刘启诚表示,其实基础运营商对虚拟运营商开放的移动业务主要是语音和短信,而语音和短信市场现在又趋于饱和,已经不是多年前的增量市场,而是存量市场,同时也是一个被三大运营商占据绝大部分市场份额的领域。

所以,对于虚拟运营商来说,如何从三大运营商手中抢到客户是个极大的考验,但恰恰现在没有一家虚拟运营商找到合适的发展模式,只能从低价、价格战上做文章。

据了解,移动互联网的迅猛发展和智能手机的逐渐普及催生了一系列新应用,冲击着传统的产业格局和商业模式,尤其是OTT类业务传统语音、短信、彩信等业务的分流和替代日益加强,互联网企业和终端商不断向基础电信领域渗透。在这种情况下,虚拟运营商开始将免费语音作为卖点,如阿里通信就曾经探索过“WiFi免费通话”。但这样的模式给虚拟运营商带去的是进一步的亏损。

另有意图:服务核心业务

易观国际手机分析师王珺认为,目前虚拟运营商赔本赚吆喝进行全产业链发展,主要是为了占领移动互联网的入口,进行跑马圈地、野蛮生长,从而促进它的核心业务发展。以蜗牛数字为例,该公司以“游戏虚拟运营商”的定位开启业务,旗下虚商品牌蜗牛移动以互联网思维经营通信产品,发挥互联网企业的属性优势以及蜗牛数字的游戏熟悉深度创新发展。该公司提出“通信游戏化、游戏通信化”的理念,开发、生产、营销、服务通信,最早提出并落实了“零月租、无套餐、不清零”,通信资费捆绑游戏特权等创新资费模式。同时将通信业务与游戏业务结合,打造一个一体化生态圈,以通信为入口,转化更多游戏用户,再用游戏收入反哺通信,以丰富的特权吸引更多用户,从而实现通信游戏双重发展。

另在北京中关村信息消费联盟理事长项立刚看来,牌照在中国一直是稀缺资源,当时不排除一些民营企业为了囤积牌照,或者为了提升公司股价而利用虚商牌照进行炒作。因此,在正式牌照发放之前,为了占据先发优势,虚商们即便不赚钱也依然在坚持。(北京商报记者 方彬楠 石飞月/文)

■ 独家内幕

用户增长数量与赔钱金额成正比

近日,一家发展规模较大的虚拟运营商董事长就虚商发展现状与痛点接受了北京商报记者的专访。在他看来,对虚商业务的经验总结是:用户规模发展挺快,赔钱赔得也很厉害。

他透露,从申请试点牌照到现在这三年时间里,该公司股东在移动转售上的投入达到好几亿元,原以为这是个拓宽市场领域的好机会,却没想到不仅没有回本,反而亏损的资金越来越多。

在他看来,公司虚商业务无法盈利主要有两个原因。首先是批零倒挂的问题;其次,虚拟运营商码号资源稀缺也是导致虚商用户发展受阻、盈利受到影响的重要因素。事实上,只要拿到移动转售业务牌照的企业不管是否发力经营移动转售业务,在前期,基础运营商企业都会根据虚拟运营商企业试点城市数量分配一定的码号资源,看似数千万的码号资源,其实分配到42家虚拟运营商企业之后,各家所拿到的码号资源其实并不多。当然,基础运营商并非全部一次性下发所有码号资源,而是根据城市数量按照每个城市1万码号资源的分配原则下发,虚拟运营商企业达到一定标准即可再次申请新码号资源。

这样一来,问题就产生了。发展用户数飞快的企业,码号资源严重不足,同时受制于本地网资源有限,直接造成了企业一头消费者需求量巨大,另一头却是不停地申请新码号资源,而发展用户数缓慢的虚拟运营商企业,甚至当前尚未放号的企业却占用着已经分配下去的码号资源,即便不发展一兵一卒,甚至有无移动转售团队,码号资源照样握在手中。

“如今看来,还不知道正式牌照何时下发,企业心里也没底。我们公司的资金使用规划到今年底,如果到时候还等不到正式牌照的下发,也没有切实有效的政策出台,我们就只能通过别的渠道挣钱了。”该负责人坦言。

42家虚商分类一览

渠道派 天音通信、爱施德、话机世界、乐语通讯、迪信通、京东、国美、苏宁、万网志成

终端派 中兴视通、小米科技、懂得通信

金融派 民生电子、中期集团、平安通信、凤凰资产

行业派 华翔联信、分享通信、中麦通信、三五互联、长江时代、星美圣典、海航信息、青牛科技、日日顺、红豆集团、恒大和通信、迅捷

电信增值派 北纬通信、远特通信、朗玛信息、蜗牛移动、中邮世纪、二六三、青岛丰信通信

宽带派 鹏博士

互联网派 用友、世纪互联、合一信息、巴士在线、连连科技、银盛通信

【责任编辑:赵悦】
相关新闻
更多图片更多>>